导航
千姓导航
姓氏维客
Netor直通车
赞助商链接
相关纪念馆
最前  <<上页   下页 >> □最后
相关族谱
3689个姓1氏
    2021年August月
    3018:14:12
    家乡千村的过去●千海…访客
      家乡千村的过去
       ●千海江
      我的家乡是河南省武陟县乔庙乡千村。
      武陟县原名木栾店。1948年10月,武陟全境解放,1949年8月,中共新乡地委建立后,中共武陟县委属新乡地委领导。当时的学生唱着这样的歌曲庆祝胜利:“九月二十一,解放木栾店,老百姓才能过上太平年”。由此可见,我们的家乡千村是1948年8月21日解放的,比新中国的成立早了一年多。
      1937年全国抗日战争爆发。在村里“红枪会”人的迎接下,日本鬼子来到千村进行了“清乡”( 清乡运动是日本侵略者在华中占领区实行的一种残酷的“清剿”办法)。来“清乡”的日本鬼子有一个小队,带着翻译,随同的还有几个皇协军。
      全村的男女老少都被集中在了打谷场上,这个打谷场就是现在的后街千秋良家的老宅位置。
      日本鬼子“清乡”的目的就是看村里有没有军人。为此,他们使出了回身的招数,一是喊立正,看你是不是军人,是否受过军事训练,二是看鞋子里,双脚是否干净,三是看衣服是否穿着整齐,四是看肩膀,有没有被东西勒过的印记,五是看手掌有没有老茧。此外,日本鬼子还给小孩子们发糖吃,让小孩子们说出谁是八路军、谁是中央军(国民党军),真可谓是绞尽脑汁。
      日本鬼子翻译对着聚集在一起的乡亲们,突然喊了声“立正!”乡亲们哪里见过这阵势,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民,谁知道这“立正!”是啥意思,听了喊声该怎么站还怎么站。如果是受过军事训练,知道这“立正!”的意思,当然,当时的年轻人只要听说过“立正!”是啥意思,听到喊声也会站出立正的姿势。
      村里的千旺升,当时20多岁,虽说没有当过兵,也没有受过什么军事训练,听了喊“立正!”后,站立姿势却非常的标准,日本鬼子怀疑他是八路军,对他进行严刑拷打,但最终也没有审出什么口供。
      千顺海,当时也是20多岁,刚结过婚,所穿的鞋子里垫着媳妇给他绣制的鞋垫,上面有着很鲜艳的图案。日本鬼子想的是老农民的脚都是脏兮兮、黑乎乎的,这年轻人的脚这么干净,想必不是本地人,说不定是哪里来的八路军。其结果是,让他坐“老虎凳”,给他灌溉“辣椒水”,让他承认自己是八路军,最总也没有审出东西来,千顺海说什么也没有承认自己的八路军,却遭受了一顿折磨。
      这些日本鬼子的据点设在詹点,当天来,当天走,不在也不敢在下边久留,也没有在村里实行“三光政策”。用现在千一成的话来说就是:“他们的军力不够,人员不够,中国的土地面积太大了,因为他们来这里的毕竟人少,也不要说八路军了,一支民间的杂牌儿队就能将他们收拾掉。”
      那时,村里的千太国、千旺仁,邻村观音堂的郭进才就是“杂牌儿队”的人。当时这3人在三里五村是有名的厉害人,他们竟敢跑到老田庵车站,将那儿驻守黄河桥日本鬼子兵的枪给缴了。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打死个日本鬼子就跟杀只鸡一样轻松!”
      当然,正因为有了枪,“杂牌儿队”也干了不少的坏事情,黄昏也会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所针对的对象大多是富人。
      他们以谁家门口的粪堆的高矮,来判定这家有牛、马等牲口的多少;粪堆越大,越证明这家富裕,他们下手就越有把握。
      解放后,在共产党、毛主席的领导下,进行了土地改革,仅土地改革就继续了3次,第一次是将村里的一家恶霸,两家地主的土地分给村里的社员,第二次是将全村20户地主的土地分给村里的社员;第三次是土改漏网的大概有10户的地主及富农的土地分给了村里的社员。说是富农的土地多于贫农的土地,但另一个原因是要成立农业社,富农当然不愿意进入农业社,因为他们有劳动工具牛、马等牲口,而贫农愿意入社却没有这些劳动工具,将他们的土地分给社员最根本的原因是为了让他们入社。经过土地改革,农民有土地了,生活也过得去了。
      1950年后,千村第一任农会主席千文彪(南街千旺官的父亲,小字的爷爷)、千希祥(老齐的爷爷);千村第二任农会主席兼西联防党小组长千金瑞(千占桥的父亲);千村第三任农会主席千胜有(老前、老歪的父亲);千村第四任农会主席千庆礼。
      1951年,朝鲜战争刚刚爆发。对于村里的老百姓来说:“解放军打仗不是拼武器,是拼人!待遇也低,那时一个兵月薪是3块大洋!”因此,村里人来说大都不愿意“吃粮当兵”。但这一年,还是走了一批兵。同年2月,全国第一次征兵,村里也是首次征招中国人民志愿军参加抗美援朝作战,村里的干部都到县城参加征兵会议去了,会议结束的时候,有位村干部将征兵的消息走漏了出去,其结果导致年轻人躲避参军,一晚上时间就都跑得无影无踪。经过动员,有10名青年踊跃报名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他们有千会生、千启旺、千高财、千眯妞、千一方、千运通、千四顺、千一舟、千立昌、千子彦。
      1952年后,全国开始征集义务兵。此后,千村具体不知道被征集走多少义务兵。我的叔叔千运河就应征到了广州海军某部当了几年的海军,他的长子,也就是我堂兄的名字就叫千海军,这是叔叔刻意为了纪念那段服役的经历。
      一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我都不知道义务兵是啥意思,只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我二哥被征集到河北张家口某部当通信兵,从他邮寄回家乡的牛皮纸信封上,发现有盖着“义务兵免费邮件”的邮戳,这才天真的理解义务兵最好的待遇之一就是寄信不掏钱。
      1957年,成立了千村农业合作社。1958年,成立了千村高级农业社农庄(千村、李村、牛庄3个村合并为一个农庄),农庄地点当时设在我们本家来顺叔家现在的老宅院。当时是按村里的人口多少分生产队,千村是4个生产队,李村、牛庄是1个半生产队(因为人口少,李村是1个生产队,牛庄是半生产队)。这样,打成的粮食统一由高级农业社农庄管理,然后再按人口分给3个村的社员手里。
      1958年,千村还成立了“大食堂”。
      我曾经根据母亲的口述,上世纪90年代曾经写了一篇《大食堂》的文字:
      所谓“大食堂”,就是生产队将每家每户的锅都搜集到一起。劳动之余,全生产队的全体社员都集中在一块同吃一口锅里的饭。因此,“大食堂”也叫“大锅饭”。当时,很多人对这种形式感到不满意,但谁也不敢说个不对,都知道是上面的政策,谁敢违反上面的政策就是“反革命”。
      在全生产队上下都在收交锅碗瓢勺的同时,奶奶将一口小锅偷偷地藏了起来,以备在家给刚刚一岁的大哥烧口水喝或做点吃的,但有一天,她抱大哥出去玩时忘了关屋门,结果是被生产队的人搜走了。那时,在家带小孩儿的老人是不下地干活的。吃饭时,谁家有老人,就由谁给自家老人带饭吃。不管老人年龄大小,每顿饭是一个窝头和一勺苞谷粥。
      提起“大食堂”吃的饭,母亲说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母亲说,每当开饭时人人都可领到两个窝窝头。但窝窝头也有它的不同之处,秋天吃的窝窝头是用红薯叶、白菜叶、胡萝卜叶、白萝卜叶掺在一起,再拌点面粉做的;春天吃的窝窝头则是用榆树叶、槐树叶掺在一起,再拌点面粉做的。窝窝头所拌的面粉很独特,不像现在人们食用的面粉,是小麦或玉米加工的。在那个年代,做窝窝头的面粉大概有这么几种东西加工出来的,譬如,将玉米杆芯、河里挖出在太阳下晒干的蒲根及锅里炒焦的花生皮用石碾碾成粉,再掺上碾碎的榆树皮粉,加上水,和上各类菜叶,做成一个个窝窝头。现在的人谁也不会想到那年代做馍馍工序怎么会如此复杂!
      真难想象,这种窝窝头吃到嘴里会是什么味?但是,那时我们的家乡人就是吃的这个动西。给现在的年轻人说起这事儿,没有几个会相信。
      据说,当时我们村上的人们饿得将榆树皮都剥光吃了。因此,一到冬天,很多榆树就都因没有皮而活活死掉了。
      “大食堂”推行了两年半以后,实在是推行不下去了。于是,在这一年农历的二、三月份,生产队长终于说“谁想散伙的就散伙回家”,但竟还有不愿回家的,但那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人都愿意回家。因此,少数服从多数,“大食堂”历史从此结束了。
      在举办“大食堂”的同时,和全国一样,还推行了“大炼钢铁”运动。“谁家搜出一根钉,如同藏了一名美国兵”是当时村里社员们的口头禅。
      1953年兴修水利打井(过去的井是用砖砌成的),没有砖,村里的普济寺,家庙的大殿、二殿、火神殿、东西廊房、山门,学校的钟楼都被拆除。这对于村里遗留的历史文物,不能不说是一次致命的破坏,破坏者不是外人,恰恰都是自己人。
      1960年,村里又推行了“自留地和小片荒”, 自留地是生产队按每人一分地分的;小片荒是在生产队的允许下,社员们可以在河边、路边进行开荒种地。“自留地和小片荒”都属于社员自己的,不归生产队所有。
      全国连续3年(1959年至1961年)发生自然灾害。
      1959年7月,华东地区长江发洪水。据灾害中心数据, 因为淹水和接下来歉收所带来的饥荒,洪水直接带来的死亡人数估计达两百万,而且别的地区也多少受到影响。
      在1960年,55%的耕地或多或少遭受到干旱或者其它恶劣天气,其中60%的耕地根本就没有降雨。
      当时中国出现了一系列的重大的政策性失误,其影响最大的为大跃进时的“浮夸风”和“大炼钢铁”。这些做法导致国家大部分的生产资料遭受毁灭性的破坏,树木砍伐,农田荒芜。其时农村地区因缺少粮食导致饥饿出现全国性的生育率急剧下降。全国推崇以生产队为单位的人民公社大食堂导致“放开肚皮吃饱饭”,实行不计报酬的劳动导致劳动效率急剧低下。在全国范围出现严重的饥荒的情况下,1958至1959年,中国政府仍然持续着往年的大量向苏联和东欧等社会主义国家出口粮食以快速发展军事工业。全年出口粮食数量达到历史上的最高,为415.75万吨。
      伴随着集体化,中央政府下令实行一些的基于苏联生物学家特罗菲姆?李森科 (Trofim Lysenko) 的伪科学农业革新。这些措施包括密植,指把种子远密于常规来播种并且假设这些种子间不会相互竞争。实际上,它们当然相互竞争相互妨碍生长,而结果是产量降低。另一个革新是基于李森科的同事Teventy Maltsev,他鼓励中国的农民实行深耕(深达一两米)。他们相信最肥沃的泥土在深处,而这些泥土有助于让植物长出超大根系。但是,无用的石块,沙子被翻出,而肥沃的表层熟土却被埋到了下面。还有后果更严重的措施就是坚持一部分农田应该被休耕。
      此时,作为家乡千村,和中国各地农村一样,乡亲们的生活限于极度的贫苦之中,我的母亲也就曾多次抱着我满周岁的大哥,和杨洼的姑奶一起去邻县逃荒要饭。
      3年自然灾害后,千村划分为千东和千西两个大队(当时两个大队人口有2000多户人)。其目的是,将大村划成小村,人少了好领导,以更好地带领社员群众尽快度过灾荒。
      此后,千东第一任党支部书记千同温,千东第二任党支部书记千文崇;千西第一任党支部书记千春庆(平均、占有的父亲);千西第二任党支部书记千忠义(小远的父亲)、千红运。
      千东大队的大队部设在村东头的“副业股”(自打童年记事起,大人就这么叫,但当时我确实不懂得“副业股”的意思)。“副业股”有两、三亩地那么大地方,地处第二生产队和第四生产队的地理位置。是个大院子,一条路斜着从院子里通往“南街”(当时大人、小孩都这么叫)。整个院子东西走向,靠东边是一排砖瓦房,右边几间砖瓦房是轧花房,饲料粉碎房,左边几间砖瓦房是大队部(后来又发现成了给村里人看病治病的卫生室)。我童年时清楚地记得那大队部的房内的正中间,矗立着一尊毛泽东主席的白瓷像。毛泽东主席逝世的追悼会就是在这个大队部的门口开的。大院靠正北的边上也有一排砖瓦房,靠东侧的几间是大队的磨面房,靠西侧的几间是第二生产队的一个印刷厂。印刷厂门口前,是一个面东背西,用黄土堆起来的一个正方形,大约一米多高的戏台子。我现在理解是,这里之所以叫“副业股”,可能是由于这里有能挣钱的几台村里任何地方都不曾经多见的机器。
      千西大队大队部设在村中间路西的旧时的一座三合院里,所谓三合院,就是面南背北盖着一座正房,东、西两侧各有一座东屋和西屋。据说这三合院是村里千会桥的,千会桥和家人全在北京工作、生活。千会桥已经是某单位的“国家干部”,因其父母“成分”不好,千会桥和父母“划清了界限”(这在当时特殊的历史条件下,类似情况也很多)。因此,千会桥和家人多少年都没有回老家,后来千会桥因病去世,其后裔也没有一个回来继承并居住这个三合院。千会桥的父母去世后,这个三合院就归千会桥的本家所有了。
      1967年,千东和千西重新合并为千村一个大队。原因是千西的大队书记千红运因腿病不能胜任工作,因为他是千西大队的“一把手”,他向公社领导提出不干了,导致“一把手”位置空缺,不少人都想干这个岗位,在人选问题上出了问题。
      千东、千西合并为千村之后。大队部位于现在的家庙。现如今,家庙经过修缮,仍归还了它历史的本来面目,仍是村里的家庙,院子里种植了很多花草。
      千村第一任党支部书记千同温,千村第二任党支部书记千文崇,千村第三任党支部书记千国通。
      再后来,千村大队部又搬到了“大街十字”南边不远的一个院子里的西屋和堂屋(现在均被卖掉,成为民宅),距离我二哥和弟弟海晟的住宅很近(2012年3月,我侄子鹏超在网络上给我说:大队部又挪到家庙的西边老郑的住宅了。老郑也叫郑三,一辈子独身,2006年去世)。
      1961年,土地下放包产到户口(当时的国家主席刘少奇所倡导),中苏关系恶化。
      “一打三反”:指按照1970年中共中央发出的三个文件开展的运动,即1月31日发出的《关于打击反革命破坏活动的指示》,2月5日发出的《关于反对贪污盗窃、投机倒把的指示》和《关于反对铺张浪费的通知》。在当时“左”倾思想的指导下,以政治运动的方式,对相当多的人判处死刑、无期徒刑、有期徒刑。死刑的决定,原本应该在最高法院,但为了在短期内达到规模,杀人不够,所以将杀人的权利下放到省一级。省一级只要把杀人人数报到中央备案就可以了。然后省一级将权利进一步下放,一步步地下放下去,县一级都有权利宣布执行死刑,而且是立即执行,完全是数字的任务。
      “一打三反”是全国的政治任务,作为在中国中原大地上一个小小的千村也不例外,挖空心思也要搞出来个“典型”。村西边5队的千学让,是村里有名的铁匠,又名“老铁头”,就因为他多说几句话,就被村里的“革命委员会”拉出来,戴着写着他名字的高帽,脖子上挂着他平时打铁用的铁墩,从村东倒村西地进行游斗,学生们还喊着打倒他名字的口号。
      家住西边的和我们家同是第7生产队的“泥鳅”(大名我不知道),因为卖了几张“粮票”,就被大队部的人叫去谈话。
      还有,和我们家同队的,家住后街的 “小孬”( 人们平时都这样称呼他),他家可能养了10多头羊,也被作为“典型”进行批斗。我记得比较清楚的是有一天上午,“小孬”家的几只养被刀子捅了脖子,几个壮汉抬着被刀子捅了脖子的养,急切地横着步子,脸上还呈现着“横气”,撂到大队部(现在家庙)的西山头墙根下。
      被杀了的还没有断气几只羊在地上疼得打滚儿,血液将泥土也染红了,引来不少社员群众围观。
      我当时年龄太小,实在不知道国家,更不知道村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感到十分的恐怖,看完就赶紧跑回家了。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为体现农民的爱国热情与集体生产优越性,每年的交公粮卖余粮的任务还延续着过去那样当成一项政治任务来对待。
      卖余粮,说实在点就是粮食够吃了,上面布置的缴“公粮”的任务也完成了,再将多的、吃不完的“余粮”卖给国家。事实上,当时的农民温饱问题都没有解决,哪里有什么余粮?因此,为了完成这一政治性任务,确实也闹出一些笑话:
      千长领是村里的民政主任,他媳妇是村里的积极分子,父亲是村里的劳动模范,在一些积极分子的起哄下(当时千西的贵生、洋刚、保安都是村里的积极分子),卖了1万斤余粮,后又节约精减,又卖了1万斤,结果家里没有口粮吃了,就吃豆腐渣。有个社员街上见了长领媳妇就打趣她说:“油炸豆腐渣真好吃!” 弄得长领媳妇很没有面子。同是村里积极分子的保安此时也正好路过,也凑热闹说:“三嫂!让我也吃点吧?”长领媳妇正没有地方出气,竟有人自动找上来,把脸一拉,没好气地说:“喂狗都不会让你吃!”保安再没有话了。
      现在,家乡千村再也不因吃不饱问题而发愁了,生活面貌变化之大令所有离开家乡的人惊叹,想试图找到点过去贫穷的痕迹,那实在是难!
       后记
      2013年2月,我离开家乡29年后第一次回家乡过春节。春节过后,年近八旬,和我们同属村里第七生产队,家住村西边的千一成,又名千小转的长辈来我二哥家串门聊天,彼此兴趣很浓。根据和他的聊天情况,结合本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曾经在家乡生活过的经历,写就了本文。在此,特向一成叔表示感谢!希望下次我回家乡时再和一成叔坐在院落的太阳底下聊天!
      
    千姓留言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取消]
    2021年January月
    2320:30:4
    姓氏评论千武道
      我也姓千老家河北高邑
    千姓留言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取消]
    2016年November月
    2210:57:41
    姓氏评论千国恒
      我也姓千,我是千村了QQ410551319
    千姓留言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取消]
    2016年November月
    2210:53:23
    姓氏评论千国恒
      我也姓千,我是千村了
    千姓留言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取消]
    2016年March月
    419:22:40
    乡感●千海江可能是离…qianhaijiang
      乡 感
       ●千海江
      可能是离开故乡时间太久的原因,回到家乡有恍若隔世之感。尤其是家乡的味道,和昔日所比,大有不同。那过去的家乡的味道,将永远成为生活中的记忆。
       一
      过去在家乡时,每到春天,那野草、野花扑鼻的香味,让人如醉、如痴,那春风、春雨,让人浮想联翩。那植物、泥土、水、空气、阳光,一切都那么新、那么纯、那么柔和、那么恬静、那么温顺,置身其中,让人有安闲、幸福、满足之感。
      四季是那样的明显,通过鸟叫就可以知道季节的更替,物换星移。小燕子的叫声,预示着春天的来临;布谷鸟的叫声,预示着夏季的来临;大雁的叫声,预示着秋季的来临;猫头鹰的叫声,预示着冬季的来临。
      而现在,早上院子的鸟叫声音没有那么脆,也没有那么多,鸟儿似乎变得少多了。
      遗憾的是,在故乡的近两个月的时间里,竟然没有见到布谷鸟,马一雀,老鸹,还有色彩斑斓,不知名子,却叫声很好听的鸟儿,只是见到了一些麻雀。
      过去,感觉谁家都有个空院。
      空院就是没有房子,有各种野草,有各种树,低矮的,挺拔的,野草葱茏,树木蓊郁。各种鸟儿四处翻飞,栖息树上,生态和谐。
      现在,所盖得房子挨挨挤挤,一家比一家高,一家比一家大,一家比一家气派,而树木在房前屋后却越来越少。
      我想,这可能是导致鸟儿越来越少的原因之一。
       二
      “雾霾”在中国内地已成为一个新的名词,也成为人们饭后茶余议论的新话题。社会发展了,环境却被污染了!
      记得在童年和少年时,无论是天阴还是天晴,故乡北部的太行山都能看到。而现在,无论是天阴还是天晴,故乡北部的太行山却怎么也看不到了!
      我也问了故乡人这是由于什么原因,但他们给我的答复大多是,内地工厂排放的烟尘、汽车的尾气、飞机的尾气,在位于长江中下游平原到处被风吹来吹去,就形成了这样的“雾霾”天气,从而也殃及到了我的故乡。
      童年时在故乡也不少次见到“大雾”天气,但这种天气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就会“烟消云散”,且没有味道,就像无色无味的空气一样。有时候“大雾”散去,感觉空气异常湿润且清新,没有不适之感。而现在的“雾霾”天气,虽然和过去的“大雾”天气散去的速度同样的快,所不同的是,“雾霾”天气过后,给人没有空气湿润的感觉,却有一种难闻的,甚至令人窒息的味道在里面。
      童年,让我时常梦牵魂绕的芦苇塘还有,但不仅没有一株芦苇,连水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生活垃圾,废塑料袋、废纸在风中乱飞。这些曾经在城市的角落所看到的“白色”垃圾,在故乡农村也似乎成为“司空见惯”了。
       三
      同学情,朋友情,没有先前那样亲热,言行感觉有很大差异。心里话少了,投机话少了,想法不一样,思路不一样了。
      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很少有时间坐到一起侃大山了。
      子女成行的真不少,大都到了要结婚的年龄,做父母的要给他们盖房子。除结婚外,给孩子盖房子是一大事情,所有的积蓄经不住这么一盖,就所剩无几了。没有办法,一把年纪的人了,却仍然得背井离乡去打工挣钱,为的是不给子女们添麻烦,不给子女们增加生活负担。
      有的年龄并不大,四十出头,或者刚到五十,都已经做了爷爷或者外公,开始在为他们的后辈养育子女了。岁月在他们的额头烙上了深深的印记,有的甚至连前门牙齿都在脱落了。头发虽然没有花白,但面容憔悴的真不少。子女较多,生活压力较大,在他们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验证。
      四
      街头小贩的叫卖声音也和过去的不一样。
      过去街头小贩的叫卖声,一听就知道是卖啥的,而现在却听不出来。为什么?过去是用人的声音,破着嗓子喊,而现在人们学聪明了,也学省劲儿了,买个能装电池的喇叭筒,录上自己的吆喝声音,挂在车头或车尾,重复着进行播放。土话就土话,虽说外人听不明白,本地人一听就明白。但是,不是这样,非要录一些土话不是土话,普通话不是普通话的吆喝声,让人从声音里面很难知道是卖啥东西。
      我连续几天,都听到房后大街上一个卖牛奶的录制的吆喝声,每次都要侧耳静听,试图知道她是卖啥的,但实在没有听出来。于是只好问二哥。二哥说:“那是卖牛奶哩!她喊的可能是所卖牛奶的牌!”
       一次我在街上,终于又一次见到这个卖牛奶的。她骑着一辆电动三轮车,在她所骑的电动三轮车的车厢上,我发现白色喷漆喷着“归一牛奶”的字样。
      哦!原来是在卖“归一”牌牛奶。
      在房子里如果听到外面的吆喝声,如果不跑出来看个究竟,绝对不知道他,或者她在喊什么。
      那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夹杂着的土话,喊出来有时确实让在外生活久了的故乡人琢磨半天。
       五
      日月更替,物换星移。
      故乡的什么都在变,唯有一些石器没有变,无论是颜色,还是体积的大小。只是其遍体斑驳的伤痕,让人感觉到它在人世间存在年代的久远。
      打场的石磙,小时候和母亲一起推过的大石磨,还有母亲在里面捣过大盐粒以及大麦的石臼。
      亲眼看到了小时候母亲常说的后小庙的撑杆井边,那个被用来洗衣服的石头槽,现如今被废弃在路边,那撑杆井没有了,还有撑杆井旁边的一棵柳树,也没有了。
      离世的老人、壮年不少,差一年不到三十年的时间里,自己凭童年时的印象,能回忆出音容笑貌的人,现在大批的都不在世了,尤其是老人,似乎成批的离世。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但那些本应该活得很好的壮年过早地离世,多少还是让我感到有点不理解,因为现在的生活条件和居住条件,都远比过去要好,他们为什么就会突然说离世就离世呢?据说都是得了怪病,看都来不及,人说没有就没有了。
      从童年见过的石头,到看到现在不断离世的老人,我感觉到了时空的变换,岁月的变迁,人的生命是如此的短促。
       六
      年味变化了,绝对没有过去那么浓。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子,对过年不像过去那么热衷,也没有过去那样欢天喜地的情景。
      有些风俗习惯,严格遵守的也不多了。大年三十的下午,在过去来讲,是要给老人上坟的,也就是到坟上,带些供品,在老人的坟头(实际上好多已经没有坟头,因为缺少土地而平掉了,只是需要上坟的时候才堆一小堆土),烧些纸,说些过年了也希望老人回家过年之类的话,然后放一长鞭炮。现在这个风俗习惯还有,但大部分在过去没有信仰基督教,而现在信仰基督教的却没有上坟的习惯了,正如他们所说:“信仰基督教了,也就不能再信鬼、神了!”听起来似乎也有点道理。
      在过去,春节的大年初一,凡是本家的要相互走动挨家挨户地拜年,给家里供奉的牌位或在家里的老人磕个头,问候老人来年身体健康!大早上,街上,大人小孩子三个一堆,五个一群,或者更多,说说笑笑,好不热闹。现在还有,但明显冷落,气氛也不热烈。
      在过去,不到十五、十六,春节是不算过完的,而现在大年初一、初二一过,这春节基本上就算已经过完了。尤其是一些十八、九,一、二十的年轻人,在街上已经不见踪影,原来是上班的上班,外出打工的打工。
      到了元宵节的夜里,除了放烟花的声音,整个村里却几乎听不到人说话的声音,但烟花似乎比过去厉害得多,现在在城里搞啥活动时才能看到的放烟花,在故乡千村都能看到了,且持续不断地放,将天空装扮的五彩缤纷,那转瞬即逝的灿烂,几乎盖过了皎洁的月光。然而,最令人想不到的是,第二天的早上,整个村庄都被笼罩在了“雾霾”之中。
       七
      童年在故乡时,就觉得我们的姓氏是千,有点奇怪,奇怪的是张、王、李、赵那么多,我们干嘛姓千,却还很少。
      这次回老家,谜底终于揭开了。村里的文化人千本立给我说,我们的千姓起源于古代一少数民族---氐族。本立说,按理我们应该给有关部门申报少数民族,但随着时间的久远,没有人关心这个事情。
      据百度百科说明:氐族,是我国历史上一个重要的民族。从先秦至南北朝,氐族分布在今甘肃、陕西、四川等省的交界处,大部分集中于陇南地区。魏晋南北朝时期,以氐族为主,先后建立过仇池、前秦、后凉等政权,对当时的历史有重大的影响。南北朝以后,氐族逐渐融合于汉族等民族中。
      我想这可能就是我们千姓在中国为数稀少的原因。在我看来,古代少数民族融合于汉族等民族中的,远不止我们千姓一个。
      
      通联:
      乌鲁木齐市杭州西街291号 邮政编码:830026
      电话:15292858117 Xsq_qhj@163.com
      
    千姓留言
    [现1条]
    经典值4
    [编辑][取消]
    2016年March月
    418:53:41
    姓氏评论qianhaijiang
      请进千姓家族群40993140
    千姓留言
    [现1条]
    经典值6
    [编辑][取消]
    2014年August月
    190:6:52
    致千颂伊千铁具
      你的风华沸腾了神州
      
      多少少男少女
      
      为你疯狂
      
      你的爱情传奇
      
      迷醉了无数的心扉
      
      你是彩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从东国飘来
      
      亿万目光把你激情仰望
      
      你是火焰
      
      把爱情之火熊熊点燃
      
      你是仙子
      
      轻轻的
      
      轻轻的飘落在多情的芳甸
      
      芬芳了无数少男少女的梦
      
      你是神妙的乐手
      
      玉指纤纤
      
      把亿万少男少女的情弦轻拨
      
      你是爱的天使
      
      把爱情的花雨
      
      洒遍多情男女的心田
      
      爱情之花开遍了天涯
      
      你是东国千家女儿美的集合
      
      你是东国千家女儿美的化身
      
      故国亲人为你喝彩
      
      桑梓亲人为你骄傲
      
      你是爱神
      
      你是美神
      
      你是来自东国的美的旋风
      
      你更是中国千家的好女儿
      
       近观韩剧《来自星星的你》,主人公千颂伊虽为剧中人,然岂非韩国我千氏女儿美的集合和化身乎?
    千姓留言
    [现0条]
    经典值2
    [编辑][取消]
    2014年August月
    1823:58:57
    东国归来千铁具
      归来了,归来了!韩国前法务部长、国会议员千正培回来了,前财务部长千炳奎回来了,前福利部长千命基回来了,前国防部长、参谋总长、情报部长千容宅回来了,朝核六方会谈韩国代表团团长、驻英大使千英宇回来了。中州大地,黄河北岸,武陟千村沸腾了。炮铳震天,是家乡父老的自豪;盘鼓动地,似千将军破倭的进军。彩旗妍,唢呐欢,笑脸灿,言语亲,心儿跳,热泪抛,男女老幼,笑颜开怀。枝头的鸟儿,请不要惊飞,你看那黄犬在人群中蹦跳,墙上的雄鸡在欢唱,天上的流云也停住了脚步。四百年,桑梓父老翘首东盼;四百年,东征儿郎引领西望。一代又一代的传说,于今都变成了现实。梦,非梦!
      
      中韩两国千姓子孙肃立在列祖列宗的神位前,虔敬地上香、鞠躬,缅怀祖先的足迹。忆西蜀终北山千古峰万仞岩,我千姓肇立;世事板荡,播迁孟津;元明鼎革,流布四方。“稽考蜀孟闻族姓,迁移武陟有千村。”颖阳武陟,筚路蓝缕。逮及大明万历壬辰,日本权臣丰臣秀吉,狼子猖狂,欲先吞朝鲜,再并大明,继灭印度。倭寇凶顽,兵侵朝鲜,三千里江山,危如累卵。朝鲜国王急向明廷求救,明朝万历皇帝为了救朝卫国,诏令名将李如松为东征提督,率师援朝。寄籍登封颖阳的千万里将军,曾荣登武科状元,诏为太清殿守卫使兼总督将五军师,时以调兵领粮使兼总督将,携千祥、千禧二子渡鸭绿水,随军东征,为明军取得平壤、郭山、东莱战役的胜利立下功勋。越五年,他又在丁酉战役中,率铁骑二万,在蔚山、樱山等战役中三战三捷,战功赫赫。倭平,在朝鲜国王宣宗的一再挽留下,千万里落籍朝邦,被录为一等功臣、策勋正二品资宪大夫、奉朝贺封花山君。朝鲜半岛本无千姓,千万里是为第一人,其后裔子孙流布朝鲜、韩国等国。四百年悠悠岁月,一代又一代,秉承中原文化,忠孝传家,敦族礼律,子孙繁盛,人才济济;岁月悠悠四百年,一辈又一辈,寻根寻根,回家回家!中州颖阳,是他们的精神家园;中原嵩山,是他们梦中的灵鹫峰。寻寻觅觅,魂牵梦绕,寻根有国,今朝梦圆。语言虽别,血脉相连,国别虽殊,情深意浓,相隔万里,同源共宗。涕泗兮长流,莫要拭去;欲飞兮东国,祭我将军!
      
      站在千万里将军的画像前,中韩两国千姓子孙共颂《千将军颂》:
      
      神威万里,乃文乃武。父子鹰扬,耀兵东国。
      
      金戈铁马,虏阵崩摧;旌旗雕翎,倭寇灰飞!
      
      桓桓赫赫,勋封花山。贵胄斯盛,群英繁星。
      
      率师东征,年越四百。父老相传,翘首盼归。
      
      客来自东,拜祖访宗。华夏桑梓,田园光辉。
      
      黄童白叟,青春红妆。子孙同颂,我千将军!
      
      2012年11月14日
    千姓留言
    [现0条]
    经典值4
    [编辑][取消]
    2014年July月
    91:30:5
    姓氏评论我叫千晓磊来自陕西
      我是陕西的,我也姓千,1561644291
    千姓留言
    [现0条]
    经典值2
    [编辑][取消]
    2014年April月
    221:40:8
    千福勇千福勇123
      我是河南信阳人我叫千福勇,希望千姓的兄弟姐妹常联系 QQ 2276486500
    千姓留言
    [现0条]
    经典值1
    [编辑][取消]
    2013年December月
    1018:12:56
    姓氏评论访客
      我也姓千,来自内蒙古,是蒙古族。
    千姓留言
    [现0条]
    经典值1
    [编辑][取消]
    2013年July月
    218:43:38
    姓氏评论访客
      [思庵公千万里自敍 - (1) 2006.01.25 00:19
      http://paper.cyworld.nate.com/1000c/1002989
      
      
      
      自敍
      思庵 千萬里(公元1543~ ?)
      始祖諱巖 生于西蜀 終北山下 千高峰 萬仞巖
      故因 其所生之地 姓之以千 名之以巖
      出仕于 大明 洪武元年 爲都總將 以勞積 官至 版圖丞相
      曾祖諱一河 字淸焉 魯國潁陽人也
      但是明朝没这样的官职(版图丞相)
      还有中国古代人名史历里登载的千巖的记录是不一样
      “千岩 生西蜀 後入穎陽 宋國 爲丞相 封命 穎城君”
      另外的记录是相似的
      “宋朝有千岩 潁城君 丞相 蜀生 入宋國”
      母夫人卜氏 有妊五月 以値亂離 父率家衆 而逃路 遇賊 擧家盡被害
      獨夫人 晝伏夜行 艱關跋涉 九日 到欽州
      寄傭於 陸大人家 三閱月而 生公卽 成化癸卯 四月八日 申時也
      公生而 貌骨俊秀 人咸奇之 夫人 解妊數月 病劇而卒
      陸大人 老以無子 收公養之 十歲入學 才識超凡
      陸大人 愛之 若己出 勉以講學 日就刮目
      一日 陸大人 撫而憐之曰
      汝魯人子也 汝母卜氏 妊汝而避亂 偸生託我門下 過數月 生汝
      常抱汝而 泣曰 此兒之父卽 千姓人也 家在魯中潁陽 不幸値亂賊 遇害
      未亡人 義當 決死從夫而 只緣 此兒在腹 苟活 至此今卽 兒生矣 死亦何恨
      未畿 汝母氏 病殞 我以無子 故養汝爲子
      汝今年長矣 他日 其能復 汝父之讐乎
      公聞之 涕泣不成聲 如不欲生 陸大人 慰諭之
      年十六 娶 山東 竹林縣 呂公純之女 移居 本縣 南陽谷之地
      尋又 移于 東昌府 淸秋館下 居焉
      正德 四年 己巳 登文科 爲內賞院 直閣公
      嘗以親之 爲賊所害 爲至痛 夜不脫衣 手不釋劍 中夜號泣 往往吐血 沾襟
      乃登第 不勝還國之戀 上疏請 魯國頒詔使 上許之
      行到汴州 道卒 八月十六日也 壽二十七 葬郭城 慕貞山 東麓 某向原
      (天佑箕分 嵩洛鍾英 篤生人傑)
      祖諱載聖 字道常 號立庵
      洪治 十二年 己未 二月十日 卯時生
      公年 ?十歲 遭直閣公喪 攀?哀號 一如成人 鄕隣 莫不悲憐
      
      還葬禮畢 子母二人 孑孑無依 外祖呂公 適知泰川 呂夫人 携公 往依焉
      三年 呂公 解官歸 呂夫人 還到 郭城墓下 結數間草廬 遂居之
      
      公年十三 能勤學不怠 兼科農桑
      孝養母夫人 晨昏定省 斯須不倦 人稱反哺子
      
      公 自泰川歸時 路由 金陵城外 登壽星門
      吟 得思君 膽北闕 爲客 上南樓之 句題壁而去
      其慷慨氣節 可知世以 忠孝稱
      
      嘉靖元年 壬午九月 登魁科時 公年二十四
      特除冀州安廉使 以老母在 不就 家居 親供菽水
      
      七年戊子 十月三日 呂夫人卒 壽五十三
      葬祭以禮 哀毁三年 服? 猶暑不手扇 寒不身帛
      
      公娶 南陽 柳彦之女 生一男一女
      十二年 癸巳 正月六日卒 壽三十五
      葬慕貞山 北麓 某向原
      
      考諱鍾嶽 字大立 鞠於乳母 乳母名義年 卽柳夫人婢也
      公年九歲 遭立菴公喪 柳夫人 敎以義方今 朝夕哀麻而 哭於墓
      鄕里嗟歎曰 乃父之子也
      
      十七年 戊戌 六月一日 柳夫人卒 葬 立庵公墓左
      三年哀毁 如一日 人稱世孝 刺史卞雍 聞于 朝召 爲時講院敎官
      
      娶 兵部侍郞 錢公鐸之女 卽 不肖之母夫人也以
      嘉靖 二十二年 癸卯 八月吉日 生不肖時 府君 被讒 出守廣原
      
      不肖在襁褓  多奇疾 母夫人 甚憂之曰
      有一汝而 汝大人遠在謫守 爾生我死 猶可以保全門戶
      若我存爾死 以可面目 復見 廣原謫客耶
      
      且曰 妊汝時 夢有奇兆 慮其遠離 故名以萬里矣
      汝家旣如是孤弱 時事又如是危險 亦豈非深憂遠慮耶
      
      府君 在廣原八年 刺史楊億 外施民惠 內懷兇謨 九月 遂發兵五萬 馳犯皇都 路由廣原
      府君 固守城門 抗辭責之 楊億大怒 圍城八日 遂陷
      
      公斬賊數級 而身 亦被數十創
      自知衆寡不敵 挺身 躍立於 虎巖 絶壁之上 杖劒 瞋目 大呼以卒
      賊猶不敢犯實 二十九年 冬十月九日也
      
      翌日 楊億 爲裨將李裕所殺 餘黨瓦解其後 州民 稱虎巖 爲將軍巖
      三十一年 壬子 詔 門閭 立祠 于巖下 賜額曰 忠義祠 州人士 又立石 于其地
      府君之立 也
      
      先 錢氏 聞變 奔往 昇  還葬於 郭城先塋 南麓之原
      尋又棄世 實辛亥三月初五日 時不肖年  九歲矣  葬母氏 于府君墓左
      
      自顧鄕井 無可依恃者 遂轉到京師時 內舅 錢公倫 爲工部尙書
      託在其門 事舅如母 服  年己十二矣
      
      始入學周年 只受庸學二部 欲治弓馬業而 力弱不能焉
      尙書公勉之曰 汝於文武 克勤無息 紹汝大人之賢 且復汝大人之讐
      不肖聽 若父母之命
      
      三十四年 乙卯 二月 皇太子誕生 大赦 天下特命試取時 不肖年十三
      及唱名以 年幼 不賜第 仍命入侍 詢知其 爲廣原遺孤
      深加歎 尙厚施賞 賜遣官 致祭于 虎巖忠義祠
      
      不肖於 隆慶五年 辛未 登武科 壯元. 萬曆三年 乙亥 爲總節使 出鎭 北路
      十月 蒙古 五部酋 統領 十三萬騎 入寇境上 余所管 只二千戍卒而
      己以短兵 殊死戰 斬賊 二萬餘級 殲其二部酋 彦介 賊衆驚駭 一時解散
      莫敢復侵邊 邊民 以是賴安 刺史胡涉 以功聞 于朝 翌年二月 被召 爲內衛鎭撫使
      八年 庚辰 宵人 職貝錦 以爲 不治寃獄 不修軍政 謫守陽陵
      時値大赦 議放諸囚 上欲 先解陽陵謫 臺臣朱有番 爭執以爲不可 以故居陽陵八年
      又有臺臣 以內重外輕 力請召還 上然之 召入 爲太淸殿守衛使兼總督五軍師
      
      上之二十年 壬辰 東藩大亂 倭寇據京城 國王去  宗社幾覆
      遣陪臣 申點 李德馨 請救於 皇朝 上不許 廷臣亦 以爲不可
      李公 三日不食 晝夜號哭於 仙翼門外 上憐之
      
      以總輸使 李如松 爲上將 如梅 如栢 爲次將 其餘 鄭漢周 輔明哲等 二十餘人而
      余以 調兵領糧使兼 總督將 率鐵騎二萬 自皇城 行到義州
      
      國王 遣 慰問使 李鉉 謝恩 翌明 渡鴨綠江  軍 裨將王毅 病死
      時 子祥亦在軍中 與倭 初戰于箕城 再戰于郭山 三戰于東萊
      殲賊殆盡 伊後七年之間 東藩賴安
      
      時 余年五十六 祥之年四十一 仍留東土 娶 豊壤 趙翼輔之女 居王儉古城
      東朝不忘 壬辰之勞 封爲花山君 給復三十結 拜祥 漢城部左尹 令子孫世綠
      
      嗚呼 余以中國之人 受東朝之恩 至被封爵 澤及子孫而
      越禽之思 兪久兪切 再登頭流 三入金剛 隨處吟望
      每遊 聖祖菴 念母夫人 命名之意 未嘗不 放聲慟哭也
      
      略記 曾王考以下 事蹟及 不肖與子祥 仍留 東土之實 以遺 我子孫
      嗟 余後裔 珍藏之 他日 河淸之時 以暴 我去國 懷鄕之心焉
      
      
      
    千姓留言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取消]
    2013年June月
    2118:23:47
    姓氏评论千师垒
      深圳还有谁在呢!
    千姓留言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取消]
    2013年May月
    219:34:28
    姓氏评论
      修武京里村的我也姓千
    千姓留言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取消]
    2013年April月
    1313:36:30
    姓氏评论千福今
      大家好 我叫千福今吉林省延吉市
    千姓留言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取消]
最前  <<上页   下页 >> □最后

千qian
姓氏最新1讨论

维客与宗祠

姓氏操作面板

姓介绍修订史

谱概况修订史

万家姓的说明

姓氏联络
相关留言
  • 姓氏经典留言
  • □qianhaijiang:乡感●千海江可能是离…(2016/3/4 19:22:40)
  • 乡感
      ●千海江
      可能是离开故乡时间太久的原因,回到家乡有恍若隔世之感。尤其是家乡的味道,和昔日所比,大有不同。那过去的家乡的味道,将永远成为生活中的记忆。
       一
      过去在家乡时,每到春天,那野草、野花扑鼻的香味,让人如醉、如痴,那春风、春雨,让人浮想联翩。那植物、泥土、水、空气、阳光,一切都那么新、那么纯、那么柔和、那么恬静、那么温顺,置身其中,让人有安闲、幸福、满足之感。
      四季是那样的明显,通过鸟叫就可以知道季节的更替,物换星移。小燕子的叫声,预示着春天的来临;布谷鸟的叫声,预示着夏季的来临;大雁的叫声,预示着秋季的来临;猫头鹰的叫声,预示着冬季的来临。
      而现在,早上院子的鸟叫声音没有那么脆,也没有那么多,鸟儿似乎变得少多了。
      遗憾的是,在故乡的近两个月的时间里,竟然没有见到布谷鸟,马一雀,老鸹,还有色彩斑斓,不知名子,却叫声很好听的鸟儿,只是见到了一些麻雀。
      过去,感觉谁家都有个空院。
      空院就是没有房子,有各种野草,有各种树,低矮的,挺拔的,野草葱茏,树木蓊郁。各种鸟儿四处翻飞,栖息树上,生态和谐。
      现在,所盖得房子挨挨挤挤,一家比一家高,一家比一家大,一家比一家气派,而树木在房前屋后却越来越少。
      我想,这可能是导致鸟儿越来越少的原因之一。
      二
      “雾霾”在中国内地已成为一个新的名词,也成为人们饭后茶余议论的新话题。社会发展了,环境却被污染了!
      记得在童年和少年时,无论是天阴还是天晴,故乡北部的太行山都能看到。而现在,无论是天阴还是天晴,故乡北部的太行山却怎么也看不到了!
      我也问了故乡人这是由于什么原因,但他们给我的答复大多是,内地工厂排放的烟尘、汽车的尾气、飞机的尾气,在位于长江中下游平原到处被风吹来吹去,就形成了这样的“雾霾”天气,从而也殃及到了我的故乡。
      童年时在故乡也不少次见到“大雾”天气,但这种天气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就会“烟消云散”,且没有味道,就像无色无味的空气一样。有时候“大雾”散去,感觉空气异常湿润且清新,没有不适之感。而现在的“雾霾”天气,虽然和过去的“大雾”天气散去的速度同样的快,所不同的是,“雾霾”天气过后,给人没有空气湿润的感觉,却有一种难闻的,甚至令人窒息的味道在里面。
      童年,让我时常梦牵魂绕的芦苇塘还有,但不仅没有一株芦苇,连水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生活垃圾,废塑料袋、废纸在风中乱飞。这些曾经在城市的角落所看到的“白色”垃圾,在故乡农村也似乎成为“司空见惯”了。
      三
      同学情,朋友情,没有先前那样亲热,言行感觉有很大差异。心里话少了,投机话少了,想法不一样,思路不一样了。
      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很少有时间坐到一起侃大山了。
      子女成行的真不少,大都到了要结婚的年龄,做父母的要给他们盖房子。除结婚外,给孩子盖房子是一大事情,所有的积蓄经不住这么一盖,就所剩无几了。没有办法,一把年纪的人了,却仍然得背井离乡去打工挣钱,为的是不给子女们添麻烦,不给子女们增加生活负担。
      有的年龄并不大,四十出头,或者刚到五十,都已经做了爷爷或者外公,开始在为他们的后辈养育子女了。岁月在他们的额头烙上了深深的印记,有的甚至连前门牙齿都在脱落了。头发虽然没有花白,但面容憔悴的真不少。子女较多,生活压力较大,在他们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验证。
      四
      街头小贩的叫卖声音也和过去的不一样。
      过去街头小贩的叫卖声,一听就知道是卖啥的,而现在却听不出来。为什么?过去是用人的声音,破着嗓子喊,而现在人们学聪明了,也学省劲儿了,买个能装电池的喇叭筒,录上自己的吆喝声音,挂在车头或车尾,重复着进行播放。土话就土话,虽说外人听不明白,本地人一听就明白。但是,不是这样,非要录一些土话不是土话,普通话不是普通话的吆喝声,让人从声音里面很难知道是卖啥东西。
      我连续几天,都听到房后大街上一个卖牛奶的录制的吆喝声,每次都要侧耳静听,试图知道她是卖啥的,但实在没有听出来。于是只好问二哥。二哥说:“那是卖牛奶哩!她喊的可能是所卖牛奶的牌!”
       一次我在街上,终于又一次见到这个卖牛奶的。她骑着一辆电动三轮车,在她所骑的电动三轮车的车厢上,我发现白色喷漆喷着“归一牛奶”的字样。
      哦!原来是在卖“归一”牌牛奶。
      在房子里如果听到外面的吆喝声,如果不跑出来看个究竟,绝对不知道他,或者她在喊什么。
      那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夹杂着的土话,喊出来有时确实让在外生活久了的故乡人琢磨半天。
      五
      日月更替,物换星移。
      故乡的什么都在变,唯有一些石器没有变,无论是颜色,还是体积的大小。只是其遍体斑驳的伤痕,让人感觉到它在人世间存在年代的久远。
      打场的石磙,小时候和母亲一起推过的大石磨,还有母亲在里面捣过大盐粒以及大麦的石臼。
      亲眼看到了小时候母亲常说的后小庙的撑杆井边,那个被用来洗衣服的石头槽,现如今被废弃在路边,那撑杆井没有了,还有撑杆井旁边的一棵柳树,也没有了。
      离世的老人、壮年不少,差一年不到三十年的时间里,自己凭童年时的印象,能回忆出音容笑貌的人,现在大批的都不在世了,尤其是老人,似乎成批的离世。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但那些本应该活得很好的壮年过早地离世,多少还是让我感到有点不理解,因为现在的生活条件和居住条件,都远比过去要好,他们为什么就会突然说离世就离世呢?据说都是得了怪病,看都来不及,人说没有就没有了。
      从童年见过的石头,到看到现在不断离世的老人,我感觉到了时空的变换,岁月的变迁,人的生命是如此的短促。
       六
      年味变化了,绝对没有过去那么浓。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子,对过年不像过去那么热衷,也没有过去那样欢天喜地的情景。
      有些风俗习惯,严格遵守的也不多了。大年三十的下午,在过去来讲,是要给老人上坟的,也就是到坟上,带些供品,在老人的坟头(实际上好多已经没有坟头,因为缺少土地而平掉了,只是需要上坟的时候才堆一小堆土),烧些纸,说些过年了也希望老人回家过年之类的话,然后放一长鞭炮。现在这个风俗习惯还有,但大部分在过去没有信仰基督教,而现在信仰基督教的却没有上坟的习惯了,正如他们所说:“信仰基督教了,也就不能再信鬼、神了!”听起来似乎也有点道理。
      在过去,春节的大年初一,凡是本家的要相互走动挨家挨户地拜年,给家里供奉的牌位或在家里的老人磕个头,问候老人来年身体健康!大早上,街上,大人小孩子三个一堆,五个一群,或者更多,说说笑笑,好不热闹。现在还有,但明显冷落,气氛也不热烈。
      在过去,不到十五、十六,春节是不算过完的,而现在大年初一、初二一过,这春节基本上就算已经过完了。尤其是一些十八、九,一、二十的年轻人,在街上已经不见踪影,原来是上班的上班,外出打工的打工。
      到了元宵节的夜里,除了放烟花的声音,整个村里却几乎听不到人说话的声音,但烟花似乎比过去厉害得多,现在在城里搞啥活动时才能看到的放烟花,在故乡千村都能看到了,且持续不断地放,将天空装扮的五彩缤纷,那转瞬即逝的灿烂,几乎盖过了皎洁的月光。然而,最令人想不到的是,第二天的早上,整个村庄都被笼罩在了“雾霾”之中。
       七
      童年在故乡时,就觉得我们的姓氏是千,有点奇怪,奇怪的是张、王、李、赵那么多,我们干嘛姓千,却还很少。
      这次回老家,谜底终于揭开了。村里的文化人千本立给我说,我们的千姓起源于古代一少数民族---氐族。本立说,按理我们应该给有关部门申报少数民族,但随着时间的久远,没有人关心这个事情。
      据百度百科说明:氐族,是我国历史上一个重要的民族。从先秦至南北朝,氐族分布在今甘肃、陕西、四川等省的交界处,大部分集中于陇南地区。魏晋南北朝时期,以氐族为主,先后建立过仇池、前秦、后凉等政权,对当时的历史有重大的影响。南北朝以后,氐族逐渐融合于汉族等民族中。
      我想这可能就是我们千姓在中国为数稀少的原因。在我看来,古代少数民族融合于汉族等民族中的,远不止我们千姓一个。
      
      通联:
      乌鲁木齐市杭州西街291号邮政编码:830026
      电话:15292858117 Xsq_qhj@163.com
      
  • □qianhaijiang:姓氏评论(2016/3/4 18:53:42)
  • 请进千姓家族群40993140
  • □千铁具:致千颂伊(2014/8/19 0:06:52)
  • 你的风华沸腾了神州
      
      多少少男少女
      
      为你疯狂
      
      你的爱情传奇
      
      迷醉了无数的心扉
      
      你是彩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从东国飘来
      
      亿万目光把你激情仰望
      
      你是火焰
      
      把爱情之火熊熊点燃
      
      你是仙子
      
      轻轻的
      
      轻轻的飘落在多情的芳甸
      
      芬芳了无数少男少女的梦
      
      你是神妙的乐手
      
      玉指纤纤
      
      把亿万少男少女的情弦轻拨
      
      你是爱的天使
      
      把爱情的花雨
      
      洒遍多情男女的心田
      
      爱情之花开遍了天涯
      
      你是东国千家女儿美的集合
      
      你是东国千家女儿美的化身
      
      故国亲人为你喝彩
      
      桑梓亲人为你骄傲
      
      你是爱神
      
      你是美神
      
      你是来自东国的美的旋风
      
      你更是中国千家的好女儿
      
      近观韩剧《来自星星的你》,主人公千颂伊虽为剧中人,然岂非韩国我千氏女儿美的集合和化身乎?
  • □千铁具:东国归来(2014/8/18 23:58:57)
  • 归来了,归来了!韩国前法务部长、国会议员千正培回来了,前财务部长千炳奎回来了,前福利部长千命基回来了,前国防部长、参谋总长、情报部长千容宅回来了,朝核六方会谈韩国代表团团长、驻英大使千英宇回来了。中州大地,黄河北岸,武陟千村沸腾了。炮铳震天,是家乡父老的自豪;盘鼓动地,似千将军破倭的进军。彩旗妍,唢呐欢,笑脸灿,言语亲,心儿跳,热泪抛,男女老幼,笑颜开怀。枝头的鸟儿,请不要惊飞,你看那黄犬在人群中蹦跳,墙上的雄鸡在欢唱,天上的流云也停住了脚步。四百年,桑梓父老翘首东盼;四百年,东征儿郎引领西望。一代又一代的传说,于今都变成了现实。梦,非梦!
      
      中韩两国千姓子孙肃立在列祖列宗的神位前,虔敬地上香、鞠躬,缅怀祖先的足迹。忆西蜀终北山千古峰万仞岩,我千姓肇立;世事板荡,播迁孟津;元明鼎革,流布四方。“稽考蜀孟闻族姓,迁移武陟有千村。”颖阳武陟,筚路蓝缕。逮及大明万历壬辰,日本权臣丰臣秀吉,狼子猖狂,欲先吞朝鲜,再并大明,继灭印度。倭寇凶顽,兵侵朝鲜,三千里江山,危如累卵。朝鲜国王急向明廷求救,明朝万历皇帝为了救朝卫国,诏令名将李如松为东征提督,率师援朝。寄籍登封颖阳的千万里将军,曾荣登武科状元,诏为太清殿守卫使兼总督将五军师,时以调兵领粮使兼总督将,携千祥、千禧二子渡鸭绿水,随军东征,为明军取得平壤、郭山、东莱战役的胜利立下功勋。越五年,他又在丁酉战役中,率铁骑二万,在蔚山、樱山等战役中三战三捷,战功赫赫。倭平,在朝鲜国王宣宗的一再挽留下,千万里落籍朝邦,被录为一等功臣、策勋正二品资宪大夫、奉朝贺封花山君。朝鲜半岛本无千姓,千万里是为第一人,其后裔子孙流布朝鲜、韩国等国。四百年悠悠岁月,一代又一代,秉承中原文化,忠孝传家,敦族礼律,子孙繁盛,人才济济;岁月悠悠四百年,一辈又一辈,寻根寻根,回家回家!中州颖阳,是他们的精神家园;中原嵩山,是他们梦中的灵鹫峰。寻寻觅觅,魂牵梦绕,寻根有国,今朝梦圆。语言虽别,血脉相连,国别虽殊,情深意浓,相隔万里,同源共宗。涕泗兮长流,莫要拭去;欲飞兮东国,祭我将军!
      
      站在千万里将军的画像前,中韩两国千姓子孙共颂《千将军颂》:
      
      神威万里,乃文乃武。父子鹰扬,耀兵东国。
      
      金戈铁马,虏阵崩摧;旌旗雕翎,倭寇灰飞!
      
      桓桓赫赫,勋封花山。贵胄斯盛,群英繁星。
      
      率师东征,年越四百。父老相传,翘首盼归。
      
      客来自东,拜祖访宗。华夏桑梓,田园光辉。
      
      黄童白叟,青春红妆。子孙同颂,我千将军!
      
      2012年11月14日
  • □我叫千晓磊来自陕西:姓氏评论(2014/7/9 1:30:05)
  • 我是陕西的,我也姓千,1561644291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关于NETOR | 招聘信息 | 联系邮箱 | 策略联盟
Copyright (C)2000-2021 netor.net.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Netor网同纪念 客服电话:400-088-0131 微信:15011475923 微博:关注Netor纪念
沪ICP备17033281号 上海圣晏网络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