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董姓导航
姓氏维客
Netor直通车
赞助商链接
相关纪念馆
最前  <<上页   下页 >> □最后
相关族谱
1/5页 1 2 3 4 5 向后>>
3690个姓1氏
    2019年June月
    1913:50:0
    姓氏评论访客
      好
    董姓留言
    [现0条]
    经典值1
    [编辑][取消]
    2019年March月
    2912:32:22
    个人认为现在修谱,前…访客
      个人认为现在修谱,前面部分是不能动的旧家谱上记载这某祖某宗更不能动,我们现在做的是把后辈的名字添上去,还有一些外迁的族人因地名的更改也应该是用旧地名后面备注上现新地名。修缮家谱一字千均。
    董姓留言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取消]
    2019年February月
    2617:12:10
    顺口溜《肺腑之劝》董立夫(职嵩)访客
      续修家谱慎之慎,族系传承不乱混。
      史料谱牒不篡改,有凭有据须认真。
      俊公英明闻天下,藁城董氏荣耀根。
      “家传”写明上三代,先祖名讳徽哲昕。
      往前追溯载无考,元代碑文有定论。
      吹来一股研究风,要给徽祖找先人。
      “宏伟目标”高大上,攀上名人耀自身。
      汉代大儒董仲舒,天人合一是伟人。
      盛世武帝来推崇,学说被尊为国魂。
      董氏名贤贤之最,董门光辉谁不尊。
      没有记载是我祖,怎用“可能”乱认亲。
      一国两制国之策,九二共识是根本。
      国事家事一个理,家有共识和谐门。
      叹有宗人过“执着”,费尽周折傍名尊。
      搬上俊祖攀儒公,百年除四排辈份。
      计算自己78世,当代董氏“掌门人”。
      三祖认成厚衍珂,欺负己祖徽哲昕。
      俊祖若有在天灵,恨死不孝孽子孙。
      藁城董氏几十万,哪个知道不寒心。
      仲舒可能是先祖,“可能”哪能作定论?
      奉劝痴者迷途返,莫让天下笑咱蠢。
      排除邪念抛名利,脚踏实地做善人。
      
      董立夫(职嵩)2017-12-12
    董姓留言
    [现1条]
    经典值4
    [编辑][取消]
    2019年February月
    2616:52:27
    顺口溜《肺腑之劝》访客
      续修家谱慎之慎,族系传承不乱混。
      史料谱牒不篡改,有凭有据须认真。
      俊公英明闻天下,藁城董氏荣耀根。
      “家传”写明上三代,先祖名讳徽哲昕。
      往前追溯载无考,元代碑文有定论。
      吹来一股研究风,要给徽祖找先人。
      “宏伟目标”高大上,攀上名人耀自身。
      汉代大儒董仲舒,天人合一是伟人。
      盛世武帝来推崇,学说被尊为国魂。
      董氏名贤贤之最,董门光辉谁不尊。
      没有记载是我祖,怎用“可能”乱认亲。
      一国两制国之策,九二共识是根本。
      国事家事一个理,家有共识和谐门。
      叹有宗人过“执着”,费尽周折傍名尊。
      搬上俊祖攀儒公,百年除四排辈份。
      计算自己78世,当代董氏“掌门人”。
      三祖认成厚衍珂,欺负己祖徽哲昕。
      俊祖若有在天灵,恨死不孝孽子孙。
      藁城董氏几十万,哪个知道不寒心。
      仲舒可能是先祖,“可能”哪能作定论?
      奉劝痴者迷途返,莫让天下笑咱蠢。
      排除邪念抛名利,脚踏实地做善人。
      
      董立夫(职嵩)2017-12-12
    董姓留言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取消]
    2018年December月
    239:12:34
    藁城董氏族人元、明时期外迁落籍原因初探太原 董有田
      藁城董氏族人元、明时期外迁落籍原因初探
      作者:太原 董有田
        [摘要]:本人在对元朝“汉军”及其“籍户”制度,明朝的“军户”和卫所制度有初步了解的基础上,就藁城董氏族人在元、明两朝外迁落籍问题进行探讨,找出了导致其外迁落籍的5条主要原因。
         [关键词]:汉人世侯、汉军、藁城董氏、世袭军户、改名、逃籍、外迁
         元、明时期,藁城董氏有数量不少的族人外迁落籍。笔者借助史料,在对元代“汉军”及其“籍户”制度,明朝“军户”和卫所制度有初步了解的基础上,对导致董氏族人外迁落籍的原因,进行了探讨,并得出结论。
         (一)、关于元代“汉军”问题。
         史料载:公元1206年,成吉思汗在统一蒙古草原各部后,把卫队扩充后编成名为“怯薛”的禁卫军,并把蒙古各部落按千户、百户进行统编,使军事组织与社会组织融为一体,实行兵牧合一的制度。公元1260年,元世祖忽必烈即位,元朝政治中心南移。为进一步加强中央集权,元廷仍保留了蒙古部族军队的许多成分,由皇帝统驭全国军事大权;下设枢密院,做为全国最高统军机构,专门掌握军政。
         其军队主要由以下几个部分构成:
         1、)蒙古军:由蒙古人、色目人组成的部队。
         2、)探马赤军:从蒙古诸部落及各万户、千户、百户中抽取精锐,组成的前锋、重役或远戍部队。
          3、)汉军:是依附于蒙古政权的中原诸军的总称。包括金朝降蒙的各种军队、中原各地的地主武装(自卫武装)和早期降蒙的南宋军队(灭南宋前改编的原宋军)、新附军(南宋灭亡后,降元的宋军。)及原来金朝地区的汉人和部分女真人、契丹人组成的部队。
          蒙古军:(包括色目人部队)主要由骑兵组成。汉军、新附军大多为步军,同时也配有部分骑兵。
         “北方腹里”河北、山东、山西是蒙古军、探马赤军的重点戍防地区。在淮河以南,则主要由汉军、新附军屯戍,并配置部分蒙古军和探马赤军。边境地区则由分封或者出镇其地的蒙古宗王所部和土著部族配合镇守。各级军官一般“实行世袭制”。
         藁城董氏先祖董俊“因金贞佑间,边事方急,藁城令立的募兵,……独俊一发破的,遂将所募兵迎敌”,“岁乙亥,国王木华黎帅兵南下,俊遂降”。后因其战功卓著,被“木华黎承制授俊为龙虎卫上将军。”;“授左副元帅“。“号其众为匡国军”并“事一委俊”,《元史卷148列传第35》成为当时北方的著名汉人世侯。笔者认为,此处的“匡国军”当为蒙古国的汉军无疑。
          (二)、藁城董氏是元、明两朝的“世袭军户”
         元朝实行征兵制的兵役制度,其对蒙古族实行全民皆兵,而对其它民族则实行“军民分户”制度。
         元廷在宪宗2年(壬子,公元1252年)即“签诸路军籍”,所编军籍称为“壬子籍”;宪宗四年“初籍新军”,于宪宗5年完成。所定的军籍称为“乙卯年(公元1255年)军籍”。以后又有“己未年(公元1259年)“查定军册”、“至元8年(公元1271年)和至元11年(公元1274年)军籍。”等。
         被列入汉军军籍的的人户就是“汉军军户”。“太宗、宪宗各朝所签汉军约10万人,世祖一朝先后签发的汉军为数达20万以上……占全部北方户口的1/6强”。 并规定:“签发汉军时一般取中户”。“父死子替,兄亡弟代”;在“发动战争时,家有男子15以上,70以下,无众寡尽签为兵。”;“天下既平,尝为军者,定入尺籍伍府,不可更易”、“世代相袭,不准脱籍”(《元史》卷98《兵制》1)。军人如果在出征或出戍时逃亡,还要到原籍勾取他的兄、弟、子、侄来顶替。在战争“出军”时,“对士兵只发给口粮、食盐和军装;马匹、兵器和其它费用由其家供给”。
         在蒙古国时期,汉军多由汉人世侯统领。而藁城董氏先祖董俊为北方汉人世侯,且其家族,终元之世,代有公侯、重臣、将领出现,是著名的官宦之家。
         由于汉军是由“包括金朝降蒙的各种军队、中原各地的地主武装和早期降蒙的南宋军队(灭南宋前改编的原宋军)、新附军(南宋灭亡后降元的宋军)及原来金朝地区的汉人和部分女真人、契丹人组成的部队”;有田认为,藁城董氏家族虽为官宦之家,但按元朝兵制规定,其也应是“世袭汉军军户”家庭,并担负着在战时“出军”的差事。
         笔者认为《大元董氏文粹》之《赵国忠献公董文炳神道碑》记载:“时癸丑岁秋七月,兵伐南诏,公率壮士40,马200匹,往从之……”就是在描述藁城董氏家族作为军户,自备“马匹、兵器”,而“出军”的情况。
         虽然,元朝也曾多次“籍兵为民”,譬如,在攻克临安后,于至元13年5月,“癸卯,复沂、莒、胶、密、宁海5州所括民为防城军者为民,免其租徭2年”;但其出于军事需要,还经常会把“已签军….后免为民者,复籍为兵”。至元15年,元廷就曾经“诏,分拣诸路所括军,验事力乏绝者为民,其恃权豪避役者复为兵”。
         由此可见,藁城董氏虽为“世袭”官宦之家,也逃脱不了其“世袭汉军军户”的命运。(《元史》卷8.9、10本纪第8、9、10)
         明初,鉴于“元人北归、屡谋兴复……敌患日多…..边防甚重” 的情况(《明史》卷91志第67兵3),明廷“革元旧制,自京师达于郡县,皆立卫所”。(《明史》卷89志第65兵1)明军由“从征”、“归附”、“谪发”、“垛集”四部分组成。(《明史》卷91志第67兵3)其除沿用元朝世袭军户制外,还行用重典,实行“民兵万户府”制度;大量谪发民户充军;“垛积令行,民出一丁为军”;(《明史》卷92志第68兵4)“归附,则胜国及僭伪诸降卒、谪发以罪迁隶为兵者,其军皆世籍”;(《明史》卷90志第66兵2)对元降兵、降将“精加简拔,编集为伍”,“俾农时则耕,闲则练习,有事则用之”、“分散安置”并由“从征”的“嫡系旧部管束”控制使用。其卫所兵力来源多为“……须要分于各部,随我军征守,每军各带家小……”的“各处元氏旧军”。“令卫所着军士姓名、乡贯为籍,….又置军籍勘合,分给内外,军士遇点阅以为验”,“民三丁收一”;“终明之世”不能变动,并带有浓厚的“私兵部曲”特点。(《明史》卷90志第66兵2)早在洪武2年(公元1369年),明廷就规定:“凡军、民、医、匠、阴阳,诸色户,许以原报抄籍为定,不许妄行变乱,违者治罪,仍从原籍”。并由地方官依据保留下来的户籍图册对故元军户进行“查验收集”;
         为保障社会安定,“元末割据群雄及元朝政府的残余势力,是被“收集”的重点”。有的地方户籍图册不存,军户清理工作则靠“民间自实”或相互举报来完成。 由于负责“查验收集”的官员多为元朝降将,致“使许多散落民间多年的旧军户被清理出来”。
         “洪武4年(公元1371年)收集的山东、北平故元5省8翼汉军14,0115户”,“每3户令出1军”;“永乐初年全国军户不下200万家”;“人民不下10,652,870户,官军不下200万家”,“军户人口占到全国人口的1/6”。、(网文《明代军户地位低下论质疑》.张金魁)且实行“军民分治,民籍属于州县,军籍属于卫所。军为世袭,平时屯田自给。军户世代相袭,亦兵亦民。烽烟告警,则民可当兵,外侮不作,则兵即为民”的军事制度。并把“查验收集旧军户”的做法一直持续到了洪武末年。这样就造成了除故元军户大都仍“勒”为军外,一部分故元遗民也会被“抑配”为军户的情况。
         史料载:至洪武26年(公元1393年)全国共设329个卫,至永乐2年(公元1404年)全国军队在280万以上。这样,元朝的军户除非“家丁尽者”,到了明朝仍然会是军户。鉴于此,笔者认为,藁城董氏还应当是明代的“世袭军户”。
         (三)、藁城董氏族人元、明时期外迁落籍之原因分析
         笔者认为:导致数量不少的藁城董氏族人于元、明时期外迁落籍的原因,无非有以下几条:
         部分族人受元廷派遣到外地做官、平叛、戍守,从而导致其外迁,在异地落籍。此其一。
         其次,藁城董士选后裔和其它几门的后裔,在明初可能会出于躲避明廷“尽数收拾 ”、“查验收集旧军户”,保护家眷安全的考虑,而“避难”、“改名”、“逃籍”外迁,在异地落籍。
         第三、洪武、永乐年间,明廷曾多次大规模移民。(《明史》、《山西洪洞大槐树》.张青)据记载,虽藁城不属外迁之地,但也不排除因战乱、灾荒等原因,导致有部分空匮无度、家庭生活困窘的藁城董氏族人“逃籍”外迁。(网文《明代军户地位低下论质疑》.张金魁)
         第四、由于其家族是元朝“世袭汉军军户”,藁城董氏其余几门的后裔也有可能是被明廷从藁城“精加简拔,编集为伍”,“带家小”、“分散安置”到远离家乡的卫所“征守”屯田,从而在驻地“落籍”的。同时,也不排除还有藁城董氏族人因作为明军将领到异地任职,而导致其在驻地落籍的可能性。
         笔者得知,客居深圳的董树凇及石家庄的董立夫宗亲,同是董俊后裔董良甫的后人;据其家谱记载,明初,董良甫受命填实京师(职务不详,第三代董忠袭任保定后卫镇抚使)而后人落籍雄县开口村的;
         而董孝忠先生研究文章也表明,山东寿光县董长福宗亲的先祖则于“明洪武19年(1387)奉命调山东莱州湾畔塘头营守边,赐地70亩,部队自耕自食”;其后裔从而在寿光落籍的。“用他们给出的方法推算,得出董守业是董俊第4代后裔的结论准确无误”
        第五、由于元、明两朝频繁的军事调动和战乱等原因,导致作为“世袭军户”的藁城董氏后裔逐渐迁播至中国南、北方各地。
         史料载,洪武“14年春正月,戊子,徐达为征虏大将军,汤和、傅友德为左、右副将军,率师讨乃儿不花”,平定云南。当时,“约有30万明军参与作战”,最终导致“元梁王把匝剌瓦尔密走普宁自杀”。
         战争结束后,有10万大军留守云南。此后,明廷又在此抽调许多军户到山东沿海卫所,进而辗转迁徙到河北内地等处驻守、屯田。《明史卷2本纪.第2》、(《威海卫志》第1编《大事记》)、(网文《揭开烟台移民的面纱,驻守屯田军户是三大来源之一》.张春钺)
         另据《明史卷91.志第67兵3》记载:明廷“在古北口外设大宁都司,辖大宁前、后、左、右、中卫及会州卫、营州中护卫、兴州中护卫”;“永乐元年,罢北平都司,设留守行后军都督府。徙大宁都司于保定”。
         《明史卷40志第16、地理1》载:“北平行都指挥使司本大宁都指挥使司,洪武29年9月置,治大宁卫,21年7月更名,领卫10。永乐3年3月复故名,侨治保定府……。”,其后,军人及其家属均迁入河北及山东、江苏的卫所屯田戍守,“……而其地遂虚”。
         笔者认为不能排除在此部分人员内也有藁城董氏族人的存在。譬如,董孝忠宗亲在研究中就发现,在如今的“江苏睢宁一带有元朝董俊第八个儿子董文忠的后代,只一个柳园村就聚集着两万多单一董姓人口”( 网文《首届董仲舒生平与董氏渊源研讨会资料撰文:董孝忠》)
         笔者认为:他们的落籍始祖可能就是遵照明廷的诏令迁徙,并按照“俾农时则耕,闲则练习,有事则用之”的兵制规定,在当地卫所屯田戍守的。
         总之,上述原因,导致了数量不少的藁城董氏族人于元、明两朝在外地落籍。这些外迁的藁城董氏,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蕃衍,逐渐与当地的董氏族群“联宗”、“合宗”,加之其它原因,从而导致了在如今中国的南、北方有众多“董俊后裔”族群存在的状况。(网文《南宗北祖董氏渊源—调研报告之一“东陇海线的董氏分布”》董孝忠)
        由于受条件所限,对相关历史资料收集不充分,缺少对必要资料的查询,加之水平有限,如有不当,欢迎董氏宗亲和有关学者批评指正。
          主要征引文献:
        1、《元史》中华书局1976.4
        2、《明史》中华书局1974.4
        3、《明史记事本末.北伐中原》(清).谷应泰.中华书局.1977年5月
        4、《大元董氏文粹》之《赵国忠献公董文炳神道碑》
        5、《卫所.军户与军役》.于志嘉.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7月第1版。
        6、《山西洪洞大槐树》.张青 香港天马图书有限公司 2000年2月
        7、网文《明代宁山卫的军户与宗族》
        8、网文《明代军政体制的变化》
        9、网文《明代胶东移民考》彭煜文、史星
        10、网文《保定明代“小兴州”迁民之迷》(燕赵都市网).王少堂
        11、网文《明朝初期即墨移民初探》孙鹏.青岛即墨市史志办公室
        12、网文《揭开烟台移民的面纱驻守屯田军户是三大来源之一》.张春钺
        13、百度百科《元朝兵制 》
        14、网文《南宗北祖董氏渊源—调研报告之一“东陇海线的董氏分布”》董孝忠
        15、网文《首届董仲舒生平与董氏渊源研讨会资料撰文:董孝忠
        16、网文《明代军户地位低下论质疑》.张金魁
      
    董姓留言
    [现1条]
    经典值5
    [编辑][取消]
    2018年September月
    1720:10:52
    董树淞在群里胡乱踢人…访客
      董树淞在群里胡乱踢人之根源分析
      网络的发展特别是群聊以来,董氏宗亲之间方便了联系,增进了友谊,对天下董氏宗亲认祖归宗和渊源研究等,起到了不可估量的积极作用。但是也经常出现一些不和谐音符,下面还原一下事情经过:
      2018年9月8日早晨,藁城董氏研究会秘书长董六顺应董绍华邀请,并经群主董洪武同意加入流坑董氏宗亲交流群。董树淞得知后,也申请加入流坑群,并且向群主要求把自己设立为管理员。群主同意后,董树淞进群后一言不发,滥用群管之权,将董六顺、董素臣、董绍华、董自新四位宗亲踢出。此卑劣行为,已引起公愤。董树淞为什么敢这样做?究其根源有如下三条:
      1、以功臣自居,高傲自大,藐视其他宗亲。十余年来,董树淞在藁城董氏研究方面,确实是做了一些工作。自此以功臣自居、高高在上,飘飘然不知所以然。
      2、以长辈自居,高高在上,以自己意志为标准指手划脚。藁城董氏辈份清晰,董树淞是胤字辈,在目前在世的十几代董姓族人中辈份里,算是比较大,因此也作为一种资本,直接插手开口分支的决策,以致开口分支矛盾加重、很难调和。
      3、以“明白人”自居,随心所欲地要绑架藁城董氏以董仲舒为祖。藁城董氏碑文、史料没有记载董仲舒的史据,始终以元史、元代碑文为准,坚持以史为真、存疑待考的立场。他认为藁城“明白人少,糊涂人多”,把不认董仲舒为先祖的统统列入“糊涂人”行列。
      雄县董氏文化研究会(雄县开口为主体)成立后,由于没有将其吸收为骨干且排除在外,董树淞心中不悦。为报个人怨恨,他在江西注册了董氏儒学研究院(赣州)有限公司,然而却在雄县召开儒学研究院(赣州)有限公司成立大会,其实是以开口家庙为基础,另立山头。他还借修续开口家谱之名,编写“族歌”、篡改藁城董氏‘立本堂’之堂号、在48字世系歌外另搞世系辈字等。
      为此,他排除异已、在有关董氏群里随意踢出不认董仲舒为祖的“糊涂人”。
      为此,他所在的董氏群,凡是有明确不认董仲舒为先祖的,他不是大骂、就是退出。
      为此,.........
      董六顺是藁城董氏研究会秘书长,多年以来为藁城董氏文化研究、家谱编写、《大元董氏文粹》出版、各个分支认祖归等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做出了很大贡献。为扩大和流坑董氏等南方董氏宗亲交流,增进友谊,相互学习和取长补短,加入了部分董氏宗亲群。但是料想不到的是,董六顺刚进流坑群,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董树淞恶意踢出,实在令人气愤,更令宗亲对其恶劣行为感到不解。
      踢人事件发生后,在董中舒后裔研究群里,董六顺向董树淞讨个说法:为什么?董树淞的回答是:“不用写我的名字。上梁不正下梁歪,开口上面是藁城”、“上面就没有几个明白人、下面的人就更糊涂”、“上面 下面 多数是糊涂虫”。(在理论过程中前后不足两个小时他就将此群给解散了)如此狂妄、如此嚣张,所幸他还知道开口是从藁城迁出去的。
      在此我们厉声质问董树淞,你是在挑战藁城董氏家人吗?!你的行为可谓是在别人家里点火,视主人于草介,属极其狂妄之徒。此次不论青红皂白、入群即将几个宗亲踢出群,实属狂妄之举。回顾你之前在部分董氏宗亲群骂人的卑劣行为,这次还算是有一点点文明之悔过。望你痛改前非,回头是岸;望各位董氏宗亲公论。
      
      附相关群聊截图三张:
      
    董姓留言
    [现1条]
    经典值4
    [编辑][取消]
    2017年December月
    2116:36:5
    读藁城董氏世系争议由来和我的态度一文所想到的访客
      董君先生的列举和表态,让我一头雾水。其目的无非是唯恐藁城董氏不乱。君不见大名董氏董全安写的文章吗?君不见大元至元乙卯八月董钥写的传家世谱叙吗?君不见莱阳董氏谱中写到藁城寄籍,,,,某祖某宗远莫能记吗?连孝忠老先生都说莱阳董没有去追逐。
    董姓留言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取消]
    2017年September月
    623:31:48
    质疑孝忠老和铜山谱1访客
      按语:2010年秋,藁城的董武舜先生和董孝忠老先生曾就董俊公的祖源地问题,在网络展开过一番公开讨论,使后者在董氏谱牒研究领域中的权威地位好似受到挑战。老先生当即声明,从此不再“指染”董俊家族渊源的研究,不料其在憋了数年后,又来“问难”,当年污蔑藁城董氏崇敬的董俊公家族墓地不过是‘一捧土’,现在的“问难”更是随意强拉硬拽、拼凑历史名人为祖等等,如此出尔反尔,实难理解。为此,对董孝忠先生2017年3月4日公布的200X年的《藁城董氏家谱质疑问难》一文发表以下八条评论:
      
      [编辑][取消]访客,2017-03-07 09:47:52,2216664
      评论(一):讨论
         满篇推测,依据假设。
      [编辑][取消]访客,2017-03-07 09:53:52,2216665
      评论(二):文中说:“睢宁家谱则…
         文中说:“睢宁家谱则出自700多年前董守庸之手,说出于董守庸之手是由于睢宁家谱中的守庸名字改为”善权“之故。古代家谱中的名谓任何人都无权予以更改,唯有自己当事人者可以更改”,我想知道睢宁这四轮修谱中在哪个段落说了是出自董守庸之手?善权乎?理中乎?名者,父母长辈所赐也,行不更名,坐不更姓!改字、改号可以,但改名者,真少听!文中並且进一步阐说:“而此时的董守庸1273--1333年在世。董守庸肯定看到过董俊神道碑。问题是他为何在家谱上不遵照神道碑的徽哲而自立家谱世系。要知道,此时他的父亲董士珍,祖父董文忠和董文炳董文用还健在。难道他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当着父亲祖父的面书写与曾祖不同的家族世系?唯一能够解释的是董守庸的父亲祖父们承认守庸的家谱世系,不同意李冶的祖先提法”。 这是臆断?还是推测?也还是记载?依据在哪里?能公布说服族人吗?当着祖父,父亲的面篡改先祖名讳不打碎脑壳才怪呢!到底谁改呢?这个问题只有笔者心中有数了。名字避讳问题,谱中避讳的是董俊上三代,能在当朝把自已的曾、祖、父的名讳避成邻朝皇讳名号吗?真是这样,那这个写大傅忠烈公董俊神道碑的李治和写藁城令董文炳遗爱碑的王磐也真是大逆不道了!这个“避讳”强牵得令人迷惑。守庸改善权,敬锡改杨,为什么不避讳董俊, 文忠, 士珍呢?这三个可是本族的大人物呀!全体官宦徐州儒正,朝庭就不知他是董俊后裔了吗?需知宦官者可要查家史呀。
      [编辑][取消]访客,2017-03-07 10:06:10,221
      评论(三):睢宁董氏家谱早于藁城…
         睢宁董氏家谱早于藁城家谱700多年吗?铜山雎宁董氏家谱由董理中在明嘉靖年间(1522--1567) 首修,董厚福二修,民国九年三修,一九九六年四修。而文中也说: 藁城“由于尽人皆知原因,我董氏家庙拆毁,全部图谱被毁......所幸董胤增董繁伟院中尚保存有一九五一年续家谱时部分资料,又从北楼找到"大元朝国公志书"......北大章族人董卯生(列元)献出经过乾隆民国及1951年续修的更为详尽准确的图谱.增加了对照和矫正的依据”。既然拆毀,被毁。就能肯定藁城过去没修纂过家谱吗?文中不列举了乾隆续修吗?董俊神道碑是李治1265年任翰林后应董文炳的邀请撰写的,碑中曰:“曾祖徽,祖哲,皆韬光田亩”。就世系而论孰谁之先后?
      [编辑][取消]访客,2017-03-07 10:21:53,2216667
    董姓留言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取消]
    2017年June月
    2621:55:49
    “小云南”应当在这里!太原 董有田
      “小云南”应该在这里!
      太原董有田
       据笔者所知, 在山东明代迁民后裔中祖籍有“山西洪洞大槐树”、“小兴州”、“小云南”及青州益都诸说。而“小云南”是明初胶东军户迁民后裔公认的祖籍地。但“小云南”究竟在何处?这个问题始终困扰着这些移民后裔,成了民间寻根之谜。几百年来人们为此费尽心血,但始终无解。
      概括起来,人们对“小云南”在何处,有以下几种观点:
       一、云贵说;
       二、山东胶东军户聚集地说;
       三、山西北部“云中之南”说;
       四、山西洪洞大槐树说,五、山西运城小云南说;
       六、云南祥云说;
       七、安徽凤阳说;
       八、交趾国说等等,众说纷纭,不一而足。
       有田祖籍山东, 据族谱记载,家族应是明朝军户,至今还有先祖由“云南嘎嘎村”迁来的传说。为此,笔者在续修家谱时,查阅了大量资料,但读后一头雾水。只能是人云亦云,把问题交于后人去解决了。
       家谱已修完,问题尚未解决。几年来,笔者于闲暇之时,利用网络,细心扒梳史料、资料,同网友相互交流,力求解决此疑难。 苍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昨日下午,在网文《南宋使臣出使大理考》中查到了确凿的史料。破解了困扰本人多年的难题。现将有关史料抄录如下,与关心此事的网友共享:
       一、“大、小云南”一词,见于南宋.吴昌裔《论湖北蜀西具备疏》。
      〔此篇奏疏见(明)黄淮、杨士奇《历代名臣奏议论》卷339《御边》。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年影印本第4403页〕
       二、引文:“1236年,曾与邕州(今广西南宁)羁縻州一部首领岑邈向广西经略司申报蒙古军已破大、小云南谍报……”
       三、引文:“蒙古与南宋首次正面交锋之“丁亥之变的1227年,””蜀人吴昌裔以“闻敌(蒙古)有斡腹之谋,欲借路云南,图我南鄙(广西),当时说者,皆为迂”;其1236年7月任太常卿兼师事,“就列以来,便阅广西经略司据岑邈、谢济所申,以为敌(蒙古)已破大小云南”。
       四、引文:”端平末年,乌蒙都蛮王阿吕曾向四川泸州安抚司申报蒙古攻打邛部川,破散小云南,驻军大理境内。”
       五、引文“1256年3月,四川宣抚使李曾仙,回奏宋理宗言:〃如大理一路,则去年屡令俞兴、桑愈遣间体探,小云南以往,皆为鞑人降附地分,路不复通”。〔见宋李曾伯《可斋续稿后》卷3《回宸翰勉留奏》第565页〕
       六、引文:”邛部川之后,小云南抵达大理国都”。
      有田查阅资料后,发现邛部川在今之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北部越西、甘洛县一带,唐置邛部县,宋时其首领贡名马、土物,封邛都王,元宪宗时归附元廷。
       有田以为,大、小云南是自宋以降,固有的地名,明朝胶东军户历代口传的祖籍是真实可靠的,他不在山西、不在安徽,更不在胶东,它就在如今的四川越西、甘洛至云南大理之间的广阔地域。大小云南它是一个地域概念。
      至此,有田以为“小云南之谜”已经破解。诸君以为如何?
      
    董姓留言
    [现0条]
    经典值1
    [编辑][取消]
    2017年April月
    1514:22:24
    姓氏评论访客
      我是河北石家庄灵寿县西岔头,我们是那个宗的
    董姓留言
    [现1条]
    经典值5
    [编辑][取消]
    2017年April月
    617:32:59
    金代董师中不是藁城董氏dshh6
      董师中不是藁城董氏
       ——兼与董氏宗亲商榷
      近日,我在网络上见到董氏某宗亲一篇关于《金朝进士董师中、董师俭是藁城董氏》的文章,拜读后对其结论不敢苟同。故提出以下几点与宗亲们商榷。
      一、董师中与董源之父董思诚的生卒年相悖。
      宗亲的文章说元代进士董师中与董源的父亲是同一个人,并说《董源神道碑》记载“公享年八十有七,以至元三十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卒”并以此推测董源先生生卒年为1208-1294年;并进一步写道进士董师中生卒年为1129-1202年。笔者认为此说差矣。既然董师中卒于1202年,何来董源出生于1208年之说呢?
      二、董源之父董思诚不是进士,自然也就不是董师中。
      宗亲的文章说《董源神道碑》记载:“父思诚,举进士,知名”。据此进一步说“董源的父亲是金朝的进士,写过书,很有名”。又说“金朝进士中董姓的一共就出现三个人,董哲、董师中、董师俭,查到董哲是进士,我还以为就是藁城祖徽哲昕俊的董哲,后来可能考虑是重名”。由此宗亲得出结论董思诚与董师中为同一人。对此,笔者查到了
      网上2015年《海南日报》刊登的《“举进士”是进士吗?》一文,现将文章摘录如下,与宗亲们共享。
      “海南文史专家林冠群先生,从我国大量的科举史料中,寻找佐证,围绕“举进士”和“习进士业”这些关键字眼,论述了什么样的“进士”,才是参加会试后取得的进士功名,而并非所有被称作“进士”者,都是真正意义上的进士。”
      该文称:“举进士”不是中进士。
      “明代唐胄的正德《琼台志》如斯记载:“陈孚,琼山人,尝从郡守建阳宋贯之(守)学,得官以归。由是乡人慕之,始喜习进士业。琼人举进士,本孚始。”有人据此断定陈孚为“海南第一名进士”,可是《琼台志》所胪列的进士名录中,却没有陈孚的名字;有人认为唐胄没有把陈孚当作“南第一进士”是错误的。”
       “有人之所以把陈孚当成进士,在于“琼人举进士,本孚始”一句。“举进士”并非在进士考试中被录取成为进士,而是被推荐参加进士考试的意思。在科举考试的年代,一个读书人要参加科举考试是要经过层层选拔推荐的。”
       “请看《宋史·选举一》:“凡诸州长吏举送,必先稽其版籍,察其行为。乡里所推,每十人相保,内有缺行,则连坐不得举。”这里就非常严格地规定,凡是地方上有读书人请求参加科举考试搏取功名时,地方行政长官负有核查的责任,不但要弄清楚他的户籍来源,还要考察他的行为举止。而属于乡村推荐出来的士子,还须有十人以上作为担保人,保证他的德行没有亏缺,符合荐举的条件,不然的话,荐举失实,让坏人或行为不端的人混进考生行列,荐举的人都要受到处罚(连坐)并取消考生的考试资格。这个阶段还属于考举人的乡试阶段,到了考试合格被录取为举人之后,进入考进士阶段,也就是“举进士”阶段。”
       该文还称:“举进士”并非考中进士,在古代文献及前人的文字中都有诸多例证。如苏东坡的父亲苏洵,一生并未考中进士,所以《宋史·文苑传》中称他:“年二十七始发愤为学,岁余举进士,又举茂才异等,皆不中。”这就是说地方上因他发愤读书,有学问,两次分两科推荐他参加进士考试都没有考中。又如唐代的著名诗人孟浩然也是一生未曾考中进士,所以《旧唐书·文苑传》称他:“应进士不第。”应进士亦即“应举进士”之意。
       由此可以得出结论:董源之父是经过推荐参加过进士科考的人,但不是进士,与金代进士董师中没有关系。
       三、没有证据认定董源四世祖董提为洺州人。
       宗亲在文章中说“董师中的出生地在洺州,是因为其四世祖董提出任洺州防御使”,就认为董提也是洺州人,显然没有说服力。既使董提是洺州人,也没有证据说明与董师中是直系关系。(注:董提系董源的先祖)。
       四、董师中和董源之父卒的年代及墓葬规格相悖。
      《金史.董师中传》中称:泰和二年,薨,年七十四。上闻之,甚悼惜,顾谓大臣曰:“凡正人多执方而不通,独师中正而通。”诏依见任宰执例葬祭,仍赙赠之,谥曰文定。
       由董师中传可以看出,董师中是按宰相的规格厚葬的,而且是由皇家出资进行厚葬。董师中卒于1202年,而1206年金国才与宋国断交并开战,而且宋军节节败退,这说明金朝国力正盛。1206年也是蒙古成吉思汗继位的那一年。
       而董源之父呢,“金将亡,父母俱卒,稾殡永宁之野。”(《董源神道碑》)。董源之父卒于金代将要灭亡之时;“稾”,谷类植物的茎秆之意,“稾殡”是以草毡草草埋葬之意,以至于后来“兵荒之余,暴骨如莽”。
       由此可以看出,董师中与董源之父卒的年代及墓葬规格是不一样的。
       五、董师中与董源之父墓葬之处相悖。
       《金史.董师中传》记载董师中洺州人,“承安四年,表乞致仕,诏赐宅一区,留居京师。以寒食,乞过家上冢,许之,且命赋《寒食还家上冢诗》。每节辰朝会,召入侍宴,其眷礼如此”。这说明董师中是卒于北京。董师中之墓应在原籍洺州或北京。而董源之父葬于河南永宁。河南永宁系洛阳西部洛宁县,公元618年(隋义宁二年)在永固城置永宁县,1914年更名为洛宁县。
       六、董源因何迁居永宁。
       宗亲在文章中写道:“公生七年,從親避地居河南之永寧,讀其父書。”这与董师中传记中记载一致。
       笔者认为:董源是七岁时避难而迁。如果董源的父亲和董师中同为一人,那么董师中一生中有什么大难呢?《金史.董师中传》中只有“削官一阶,降授沁南军节度副使。累迁坊州刺史”的记载。但这都不足让董源去避难定居他乡。
       根据以上分析论证,笔者得出了与某宗亲相反的结论:董源之父与董师中不是同一个人,董师中也不是藁城董氏。
       参考资料:
       《董源神道碑》
       《金史.董师中传》
       《海南日报》之《“举进士”是进士吗?》
       董绍华(藁城及字辈、开口26代孙)
       2017年3月29日
    董姓留言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取消]
    2017年April月
    65:7:39
    藁城、开口谱中先祖良辅公之子不一样的原因初探dshh6
      先祖良辅公之子两地谱录不一致原因初探
      藁城董氏与分支开口家谱中关于先祖良辅公之子的记录不一致,族人多有不解,现对此初探如下。
      藁城董氏,元代望族之一。其三门董文用公之后迁雄县开口村一支,谱系清晰。藁城董氏始祖董俊公,上溯昕(俊之父)、哲、徽,下有第三子文用——士贞——守纬——玉——良辅。先祖良辅公(1312-1369),配李、王、薛、郑氏。子六,长幼依次为昇、英、杰、进、得舜、舜卿。
      明代洪武年初叶,先祖良辅公携夫人郑氏及五子得舜、六子舜卿迁往保定雄县,途中因疾而卒。夫人郑氏遂于雄县开口村定居生息。后人丁兴旺,成为当地望族。
      在藁城家谱中,录有先祖良辅公子四:昇、英、杰、进。而在开口家谱中,仅录有子二:得舜、舜卿。是何原因导至两地家谱记载不一呢?为此,笔者参阅了两地家谱的谱序及相关资料,初步得到了如下答案,与宗亲、专家们共同研讨。
       一、《藁城县董氏传家世谱叙》最后有如下记载:
       大元至元已卯秋八月壬辰孙男钥百拜书
       大明万历壬午春正月已巳孙男锭沐手复书
       大清嘉庆甲子夏四月已巳孙男调顺沐手复书
      元代历史上曾经有两个至元年。一是元世祖至元年(1264-1294);二是元惠宗至元年(1335-1340)。显然可以看出此“大元至元已卯”年为元惠宗至元五年,即1339年。
      由此可以看出,藁城董氏在元代的最后一次修谱应该是在1339年(以目前史料推断)。先祖良辅公的生卒年代约为1312-1369年,1339年修谱时良辅公为27岁,其与第四位夫人郑氏所生的第五子、六子还没有出生,所以在藁城谱上没有录上。
      按照中国古代三十年修谱一次的规则,下一次修谱应该在1369年左右。1368年,明太祖朱元璋于应天(南京)称帝,后挥师北上,沿京杭大运河达天津、占通州、直逼大都(北京)。元顺帝带领三宫后妃、皇太子等开健德门逃出大都(北京),经居庸关逃奔上都,弃城而走。明军一举占领北京。同年,又派军克真定(正定)、平定、太原等北方数地。
      元代末年,义军四起;明代初期,战事不已。1371年,明军灭重庆明夏政权;1370-1387年,明军六次北上内蒙大漠,消灭元代残军。藁城董氏做为元廷的残余势力,明初受到了一定的打压。此间修谱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二、据开口记载:譜牒之脩自七代孫(长门次)鏜公肇脩於弘治十四(1501)年 九代孫(长门次)光大公作世系圖一册 譜牒格兩册 絹軸兩幅 皆親筆書之 命男河南滎陽尹(十代长门次)勸公作序 并首継於萬歴六(1578)年。
       此记载说明:开口七代孙镗公于1501年第一次编录开口家谱,距离明代洪武初叶约130年左右。
       时隔130年左右,先人尽逝。加上雄县开口距离藁城约有200多公里,两地族人交流沟通不便,所以在开口董氏第一次修谱时就以先祖良辅公为1代祖,将其带到开口的二子得舜、舜卿为2代祖,没有录上先祖良辅公留在藁城的那四个儿子。
      
       董绍华(藁城及字辈、开口26代孙)
       2017年4月5日
    董姓留言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取消]
    2017年April月
    65:3:44
    姓氏评论dshh6
    董姓留言
    [现0条]
    经典值0
    [编辑][取消]
    2017年April月
    411:21:12
    评论《藁城董氏家谱问难》八条:访客
      按语:2010年秋,藁城的董武舜先生和董孝忠老先生曾就董俊公的祖源地问题,在网络展开过一番公开讨论,使后者在董氏谱牒研究领域中的权威地位好似受到挑战。老先生当即声明,从此不再“指染”董俊家族渊源的研究,不料其在憋了数年后,又来“问难”,当年污蔑藁城董氏崇敬的董俊公家族墓地不过是‘一捧土’,现在的“问难”更是随意强拉硬拽、拼凑历史名人为祖等等,如此出尔反尔,实难理解。为此,对董孝忠先生2017年3月4日公布的200X年的《藁城董氏家谱质疑问难》一文发表以下八条评论:
      
      [编辑][取消]访客,2017-03-07 09:47:52,2216664
      评论(一):讨论
         满篇推测,依据假设。
      [编辑][取消]访客,2017-03-07 09:53:52,2216665
      评论(二):文中说:“睢宁家谱则…
         文中说:“睢宁家谱则出自700多年前董守庸之手,说出于董守庸之手是由于睢宁家谱中的守庸名字改为”善权“之故。古代家谱中的名谓任何人都无权予以更改,唯有自己当事人者可以更改”,我想知道睢宁这四轮修谱中在哪个段落说了是出自董守庸之手?善权乎?理中乎?名者,父母长辈所赐也,行不更名,坐不更姓!改字、改号可以,但改名者,真少听!文中並且进一步阐说:“而此时的董守庸1273--1333年在世。董守庸肯定看到过董俊神道碑。问题是他为何在家谱上不遵照神道碑的徽哲而自立家谱世系。要知道,此时他的父亲董士珍,祖父董文忠和董文炳董文用还健在。难道他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当着父亲祖父的面书写与曾祖不同的家族世系?唯一能够解释的是董守庸的父亲祖父们承认守庸的家谱世系,不同意李冶的祖先提法”。 这是臆断?还是推测?也还是记载?依据在哪里?能公布说服族人吗?当着祖父,父亲的面篡改先祖名讳不打碎脑壳才怪呢!到底谁改呢?这个问题只有笔者心中有数了。名字避讳问题,谱中避讳的是董俊上三代,能在当朝把自已的曾、祖、父的名讳避成邻朝皇讳名号吗?真是这样,那这个写大傅忠烈公董俊神道碑的李治和写藁城令董文炳遗爱碑的王磐也真是大逆不道了!这个“避讳”强牵得令人迷惑。守庸改善权,敬锡改杨,为什么不避讳董俊, 文忠, 士珍呢?这三个可是本族的大人物呀!全体官宦徐州儒正,朝庭就不知他是董俊后裔了吗?需知宦官者可要查家史呀。
      [编辑][取消]访客,2017-03-07 10:06:10,221
      评论(三):睢宁董氏家谱早于藁城…
         睢宁董氏家谱早于藁城家谱700多年吗?铜山雎宁董氏家谱由董理中在明嘉靖年间(1522--1567) 首修,董厚福二修,民国九年三修,一九九六年四修。而文中也说: 藁城“由于尽人皆知原因,我董氏家庙拆毁,全部图谱被毁......所幸董胤增董繁伟院中尚保存有一九五一年续家谱时部分资料,又从北楼找到"大元朝国公志书"......北大章族人董卯生(列元)献出经过乾隆民国及1951年续修的更为详尽准确的图谱.增加了对照和矫正的依据”。既然拆毀,被毁。就能肯定藁城过去没修纂过家谱吗?文中不列举了乾隆续修吗?董俊神道碑是李治1265年任翰林后应董文炳的邀请撰写的,碑中曰:“曾祖徽,祖哲,皆韬光田亩”。就世系而论孰谁之先后?
      [编辑][取消]访客,2017-03-07 10:21:53,2216667
      评论(四):怀疑先祖董俊是“一介…
         怀疑先祖董俊是“一介农夫,竟然能组织兵团成其领袖,时年刚刚30岁,能量之大,叹为观止”。殊不知少年出英雄的道理吗?“英姿敏达,骑射少双”。真不知先生怎样看待董氏先祖。
      [编辑][取消]访客,2017-03-07 13:49:43,2216670
      评论(五):关于董俊的生育,先生…
         关于董俊的生育,先生提出这么低级的问题。什么“这种规律卓越的生育现象古今寥寥无几” 的提法不觉脸红吗?查查自已的家谱吧。你的善权只生一子杨,董全体生三子:绍先,绍元,绍玉,这也很卓越呀!
      [编辑][取消]访客,2017-03-07 19:04:57,2216672
      评论(六):藁城董氏是否董仲舒的…
         藁城董氏是否董仲舒的后裔,尚无定论。“率以无谱失次,而不可考若”。 铜山善权后裔脉承仲舒公,那是铜山董氏自已的事。现在藁城董氏家谱世系里士珍公六子中没有叫善权的, 先生口口声声说善权就是守庸, 对照一下二部家谱吧:藁城董氏家谱中文忠有五子, 而你们的谱中文忠只有三子, 士信、士能呢? 士珍有六子, 而你们谱士珍只一子, 並且名字不同, 还有守中、守恪、守逊、守简、守良呢? 守庸有六子:敬锡、敬鐸、敬镔、敬镌、敬録、敬钜, 而你们谱中善权只一子, 杨是敬锡吗? 这些兄弟呢? 难道自已的儿子都不记载! 善权是守庸吗?大強牵了!
        
      [编辑][取消]访客,2017-03-09 13:35:45,2216677
      评论(七):讨论
         发表了,又不让评论,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隐匿?笑话。
      
      评论(八):先生为什么对董俊先祖…
         先生为什么对董俊先祖这么上心,对藁城董氏的渊源这么“关注”呢?贬值了董俊就能说明什么?先生没有复习“归徳政变”吗?难道不知道蒙军统帅忒木碍受骗兵败逃跑而失去战机。董俊先祖英勇抵抗,战死沙场。新元史《董俊传》载:“……金兵夜出薄诸军于水,俊力战死之,时年四十有八”。 作为军人,难道薄诸军于水的结果吗?何来设想、质疑是逃跑?死命战斗?淹死?乱兵杀戮?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藁城董氏,南董在俊祖之前历史上有董姓居住的多支宗派,溯上祖源,尚无可考,先生的臆测归臆测,但不得下决论!若要对历史上的藁城董氏下决论,请拿出过硬服人的证据来!
      (原文在董氏维客网站2017年3月7日老先生的“问难”一文末尾隐蔽的评论中)
      
      
    董姓留言
    [现1条]
    经典值4
    [编辑][取消]
    2017年March月
    1323:46:28
    关于孝忠老“藁城董氏质疑问难”一文的质疑1dshh6
      元.赵国宣懿公(董昕)赠谥制。
      ????上天眷命,皇帝圣旨:大裘无文,可用致
      飨,良玉韫璞,孰窥至珍?缅怀遗逸之民,迈种浑圆之德,克昌厥后,不在其身。某官某曾祖父昕,畎亩怡愉,里闾退让,开田种木,深期蔽日之余阴,如山出云,莫测为霖之变化。子能择主,孙亦象贤,一门万石之家声,四世五公之谱谍。于戏!慎终追远,分茅宣曾矩之光,崇德报功,推本协孙枝之愿。覃敷异渥,宠尔英魂。可赠光禄大夫,司徒赵国公,谥宣懿,主者施行。
      请问:谁敢和皇上说出一个假的上祖名讳?谁敢在祖坟之上立此祖父昕的碑?如果是假的名讳乡亲们谁人不知呢?南董和南大章及九门又不止董氏一姓,外姓人会怎么看待这个呢?可见,孝忠老的上三代名讳不实之论是站不住脚的。
    董姓留言
    [现2条]
    经典值4
    [编辑][取消]
最前  <<上页   下页 >> □最后

董dong
姓氏最新1讨论

维客与宗祠

姓氏操作面板

姓介绍修订史

谱概况修订史

万家姓的说明

姓氏联络
相关留言
  • 姓氏经典留言
  • □访客:姓氏评论(2019/6/19 13:50:00)
  • □访客:顺口溜《肺腑之劝》董立夫(职嵩)(2019/2/26 17:12:11)
  • 续修家谱慎之慎,族系传承不乱混。
      史料谱牒不篡改,有凭有据须认真。
      俊公英明闻天下,藁城董氏荣耀根。
      “家传”写明上三代,先祖名讳徽哲昕。
      往前追溯载无考,元代碑文有定论。
      吹来一股研究风,要给徽祖找先人。
      “宏伟目标”高大上,攀上名人耀自身。
      汉代大儒董仲舒,天人合一是伟人。
      盛世武帝来推崇,学说被尊为国魂。
      董氏名贤贤之最,董门光辉谁不尊。
      没有记载是我祖,怎用“可能”乱认亲。
      一国两制国之策,九二共识是根本。
      国事家事一个理,家有共识和谐门。
      叹有宗人过“执着”,费尽周折傍名尊。
      搬上俊祖攀儒公,百年除四排辈份。
      计算自己78世,当代董氏“掌门人”。
      三祖认成厚衍珂,欺负己祖徽哲昕。
      俊祖若有在天灵,恨死不孝孽子孙。
      藁城董氏几十万,哪个知道不寒心。
      仲舒可能是先祖,“可能”哪能作定论?
      奉劝痴者迷途返,莫让天下笑咱蠢。
      排除邪念抛名利,脚踏实地做善人。
      
      董立夫(职嵩)2017-12-12
  • □太原董有田:藁城董氏族人元、明时期外迁落籍原因初探(2018/12/23 9:12:35)
  • 藁城董氏族人元、明时期外迁落籍原因初探
      作者:太原 董有田
        [摘要]:本人在对元朝“汉军”及其“籍户”制度,明朝的“军户”和卫所制度有初步了解的基础上,就藁城董氏族人在元、明两朝外迁落籍问题进行探讨,找出了导致其外迁落籍的5条主要原因。
         [关键词]:汉人世侯、汉军、藁城董氏、世袭军户、改名、逃籍、外迁
         元、明时期,藁城董氏有数量不少的族人外迁落籍。笔者借助史料,在对元代“汉军”及其“籍户”制度,明朝“军户”和卫所制度有初步了解的基础上,对导致董氏族人外迁落籍的原因,进行了探讨,并得出结论。
         (一)、关于元代“汉军”问题。
         史料载:公元1206年,成吉思汗在统一蒙古草原各部后,把卫队扩充后编成名为“怯薛”的禁卫军,并把蒙古各部落按千户、百户进行统编,使军事组织与社会组织融为一体,实行兵牧合一的制度。公元1260年,元世祖忽必烈即位,元朝政治中心南移。为进一步加强中央集权,元廷仍保留了蒙古部族军队的许多成分,由皇帝统驭全国军事大权;下设枢密院,做为全国最高统军机构,专门掌握军政。
         其军队主要由以下几个部分构成:
         1、)蒙古军:由蒙古人、色目人组成的部队。
         2、)探马赤军:从蒙古诸部落及各万户、千户、百户中抽取精锐,组成的前锋、重役或远戍部队。
          3、)汉军:是依附于蒙古政权的中原诸军的总称。包括金朝降蒙的各种军队、中原各地的地主武装(自卫武装)和早期降蒙的南宋军队(灭南宋前改编的原宋军)、新附军(南宋灭亡后,降元的宋军。)及原来金朝地区的汉人和部分女真人、契丹人组成的部队。
          蒙古军:(包括色目人部队)主要由骑兵组成。汉军、新附军大多为步军,同时也配有部分骑兵。
         “北方腹里”河北、山东、山西是蒙古军、探马赤军的重点戍防地区。在淮河以南,则主要由汉军、新附军屯戍,并配置部分蒙古军和探马赤军。边境地区则由分封或者出镇其地的蒙古宗王所部和土著部族配合镇守。各级军官一般“实行世袭制”。
         藁城董氏先祖董俊“因金贞佑间,边事方急,藁城令立的募兵,……独俊一发破的,遂将所募兵迎敌”,“岁乙亥,国王木华黎帅兵南下,俊遂降”。后因其战功卓著,被“木华黎承制授俊为龙虎卫上将军。”;“授左副元帅“。“号其众为匡国军”并“事一委俊”,《元史卷148列传第35》成为当时北方的著名汉人世侯。笔者认为,此处的“匡国军”当为蒙古国的汉军无疑。
          (二)、藁城董氏是元、明两朝的“世袭军户”
         元朝实行征兵制的兵役制度,其对蒙古族实行全民皆兵,而对其它民族则实行“军民分户”制度。
         元廷在宪宗2年(壬子,公元1252年)即“签诸路军籍”,所编军籍称为“壬子籍”;宪宗四年“初籍新军”,于宪宗5年完成。所定的军籍称为“乙卯年(公元1255年)军籍”。以后又有“己未年(公元1259年)“查定军册”、“至元8年(公元1271年)和至元11年(公元1274年)军籍。”等。
         被列入汉军军籍的的人户就是“汉军军户”。“太宗、宪宗各朝所签汉军约10万人,世祖一朝先后签发的汉军为数达20万以上……占全部北方户口的1/6强”。 并规定:“签发汉军时一般取中户”。“父死子替,兄亡弟代”;在“发动战争时,家有男子15以上,70以下,无众寡尽签为兵。”;“天下既平,尝为军者,定入尺籍伍府,不可更易”、“世代相袭,不准脱籍”(《元史》卷98《兵制》1)。军人如果在出征或出戍时逃亡,还要到原籍勾取他的兄、弟、子、侄来顶替。在战争“出军”时,“对士兵只发给口粮、食盐和军装;马匹、兵器和其它费用由其家供给”。
         在蒙古国时期,汉军多由汉人世侯统领。而藁城董氏先祖董俊为北方汉人世侯,且其家族,终元之世,代有公侯、重臣、将领出现,是著名的官宦之家。
         由于汉军是由“包括金朝降蒙的各种军队、中原各地的地主武装和早期降蒙的南宋军队(灭南宋前改编的原宋军)、新附军(南宋灭亡后降元的宋军)及原来金朝地区的汉人和部分女真人、契丹人组成的部队”;有田认为,藁城董氏家族虽为官宦之家,但按元朝兵制规定,其也应是“世袭汉军军户”家庭,并担负着在战时“出军”的差事。
         笔者认为《大元董氏文粹》之《赵国忠献公董文炳神道碑》记载:“时癸丑岁秋七月,兵伐南诏,公率壮士40,马200匹,往从之……”就是在描述藁城董氏家族作为军户,自备“马匹、兵器”,而“出军”的情况。
         虽然,元朝也曾多次“籍兵为民”,譬如,在攻克临安后,于至元13年5月,“癸卯,复沂、莒、胶、密、宁海5州所括民为防城军者为民,免其租徭2年”;但其出于军事需要,还经常会把“已签军….后免为民者,复籍为兵”。至元15年,元廷就曾经“诏,分拣诸路所括军,验事力乏绝者为民,其恃权豪避役者复为兵”。
         由此可见,藁城董氏虽为“世袭”官宦之家,也逃脱不了其“世袭汉军军户”的命运。(《元史》卷8.9、10本纪第8、9、10)
         明初,鉴于“元人北归、屡谋兴复……敌患日多…..边防甚重” 的情况(《明史》卷91志第67兵3),明廷“革元旧制,自京师达于郡县,皆立卫所”。(《明史》卷89志第65兵1)明军由“从征”、“归附”、“谪发”、“垛集”四部分组成。(《明史》卷91志第67兵3)其除沿用元朝世袭军户制外,还行用重典,实行“民兵万户府”制度;大量谪发民户充军;“垛积令行,民出一丁为军”;(《明史》卷92志第68兵4)“归附,则胜国及僭伪诸降卒、谪发以罪迁隶为兵者,其军皆世籍”;(《明史》卷90志第66兵2)对元降兵、降将“精加简拔,编集为伍”,“俾农时则耕,闲则练习,有事则用之”、“分散安置”并由“从征”的“嫡系旧部管束”控制使用。其卫所兵力来源多为“……须要分于各部,随我军征守,每军各带家小……”的“各处元氏旧军”。“令卫所着军士姓名、乡贯为籍,….又置军籍勘合,分给内外,军士遇点阅以为验”,“民三丁收一”;“终明之世”不能变动,并带有浓厚的“私兵部曲”特点。(《明史》卷90志第66兵2)早在洪武2年(公元1369年),明廷就规定:“凡军、民、医、匠、阴阳,诸色户,许以原报抄籍为定,不许妄行变乱,违者治罪,仍从原籍”。并由地方官依据保留下来的户籍图册对故元军户进行“查验收集”;
         为保障社会安定,“元末割据群雄及元朝政府的残余势力,是被“收集”的重点”。有的地方户籍图册不存,军户清理工作则靠“民间自实”或相互举报来完成。 由于负责“查验收集”的官员多为元朝降将,致“使许多散落民间多年的旧军户被清理出来”。
         “洪武4年(公元1371年)收集的山东、北平故元5省8翼汉军14,0115户”,“每3户令出1军”;“永乐初年全国军户不下200万家”;“人民不下10,652,870户,官军不下200万家”,“军户人口占到全国人口的1/6”。、(网文《明代军户地位低下论质疑》.张金魁)且实行“军民分治,民籍属于州县,军籍属于卫所。军为世袭,平时屯田自给。军户世代相袭,亦兵亦民。烽烟告警,则民可当兵,外侮不作,则兵即为民”的军事制度。并把“查验收集旧军户”的做法一直持续到了洪武末年。这样就造成了除故元军户大都仍“勒”为军外,一部分故元遗民也会被“抑配”为军户的情况。
         史料载:至洪武26年(公元1393年)全国共设329个卫,至永乐2年(公元1404年)全国军队在280万以上。这样,元朝的军户除非“家丁尽者”,到了明朝仍然会是军户。鉴于此,笔者认为,藁城董氏还应当是明代的“世袭军户”。
         (三)、藁城董氏族人元、明时期外迁落籍之原因分析
         笔者认为:导致数量不少的藁城董氏族人于元、明时期外迁落籍的原因,无非有以下几条:
         部分族人受元廷派遣到外地做官、平叛、戍守,从而导致其外迁,在异地落籍。此其一。
         其次,藁城董士选后裔和其它几门的后裔,在明初可能会出于躲避明廷“尽数收拾 ”、“查验收集旧军户”,保护家眷安全的考虑,而“避难”、“改名”、“逃籍”外迁,在异地落籍。
         第三、洪武、永乐年间,明廷曾多次大规模移民。(《明史》、《山西洪洞大槐树》.张青)据记载,虽藁城不属外迁之地,但也不排除因战乱、灾荒等原因,导致有部分空匮无度、家庭生活困窘的藁城董氏族人“逃籍”外迁。(网文《明代军户地位低下论质疑》.张金魁)
         第四、由于其家族是元朝“世袭汉军军户”,藁城董氏其余几门的后裔也有可能是被明廷从藁城“精加简拔,编集为伍”,“带家小”、“分散安置”到远离家乡的卫所“征守”屯田,从而在驻地“落籍”的。同时,也不排除还有藁城董氏族人因作为明军将领到异地任职,而导致其在驻地落籍的可能性。
         笔者得知,客居深圳的董树凇及石家庄的董立夫宗亲,同是董俊后裔董良甫的后人;据其家谱记载,明初,董良甫受命填实京师(职务不详,第三代董忠袭任保定后卫镇抚使)而后人落籍雄县开口村的;
         而董孝忠先生研究文章也表明,山东寿光县董长福宗亲的先祖则于“明洪武19年(1387)奉命调山东莱州湾畔塘头营守边,赐地70亩,部队自耕自食”;其后裔从而在寿光落籍的。“用他们给出的方法推算,得出董守业是董俊第4代后裔的结论准确无误”
        第五、由于元、明两朝频繁的军事调动和战乱等原因,导致作为“世袭军户”的藁城董氏后裔逐渐迁播至中国南、北方各地。
         史料载,洪武“14年春正月,戊子,徐达为征虏大将军,汤和、傅友德为左、右副将军,率师讨乃儿不花”,平定云南。当时,“约有30万明军参与作战”,最终导致“元梁王把匝剌瓦尔密走普宁自杀”。
         战争结束后,有10万大军留守云南。此后,明廷又在此抽调许多军户到山东沿海卫所,进而辗转迁徙到河北内地等处驻守、屯田。《明史卷2本纪.第2》、(《威海卫志》第1编《大事记》)、(网文《揭开烟台移民的面纱,驻守屯田军户是三大来源之一》.张春钺)
         另据《明史卷91.志第67兵3》记载:明廷“在古北口外设大宁都司,辖大宁前、后、左、右、中卫及会州卫、营州中护卫、兴州中护卫”;“永乐元年,罢北平都司,设留守行后军都督府。徙大宁都司于保定”。
         《明史卷40志第16、地理1》载:“北平行都指挥使司本大宁都指挥使司,洪武29年9月置,治大宁卫,21年7月更名,领卫10。永乐3年3月复故名,侨治保定府……。”,其后,军人及其家属均迁入河北及山东、江苏的卫所屯田戍守,“……而其地遂虚”。
         笔者认为不能排除在此部分人员内也有藁城董氏族人的存在。譬如,董孝忠宗亲在研究中就发现,在如今的“江苏睢宁一带有元朝董俊第八个儿子董文忠的后代,只一个柳园村就聚集着两万多单一董姓人口”( 网文《首届董仲舒生平与董氏渊源研讨会资料撰文:董孝忠》)
         笔者认为:他们的落籍始祖可能就是遵照明廷的诏令迁徙,并按照“俾农时则耕,闲则练习,有事则用之”的兵制规定,在当地卫所屯田戍守的。
         总之,上述原因,导致了数量不少的藁城董氏族人于元、明两朝在外地落籍。这些外迁的藁城董氏,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蕃衍,逐渐与当地的董氏族群“联宗”、“合宗”,加之其它原因,从而导致了在如今中国的南、北方有众多“董俊后裔”族群存在的状况。(网文《南宗北祖董氏渊源—调研报告之一“东陇海线的董氏分布”》董孝忠)
        由于受条件所限,对相关历史资料收集不充分,缺少对必要资料的查询,加之水平有限,如有不当,欢迎董氏宗亲和有关学者批评指正。
          主要征引文献:
        1、《元史》中华书局1976.4
        2、《明史》中华书局1974.4
        3、《明史记事本末.北伐中原》(清).谷应泰.中华书局.1977年5月
        4、《大元董氏文粹》之《赵国忠献公董文炳神道碑》
        5、《卫所.军户与军役》.于志嘉.北京大学出版社.2010年7月第1版。
        6、《山西洪洞大槐树》.张青 香港天马图书有限公司 2000年2月
        7、网文《明代宁山卫的军户与宗族》
        8、网文《明代军政体制的变化》
        9、网文《明代胶东移民考》彭煜文、史星
        10、网文《保定明代“小兴州”迁民之迷》(燕赵都市网).王少堂
        11、网文《明朝初期即墨移民初探》孙鹏.青岛即墨市史志办公室
        12、网文《揭开烟台移民的面纱驻守屯田军户是三大来源之一》.张春钺
        13、百度百科《元朝兵制 》
        14、网文《南宗北祖董氏渊源—调研报告之一“东陇海线的董氏分布”》董孝忠
        15、网文《首届董仲舒生平与董氏渊源研讨会资料撰文:董孝忠
        16、网文《明代军户地位低下论质疑》.张金魁
      
  • □访客:董树淞在群里胡乱踢人…(2018/9/17 20:10:52)
  • 董树淞在群里胡乱踢人之根源分析
      网络的发展特别是群聊以来,董氏宗亲之间方便了联系,增进了友谊,对天下董氏宗亲认祖归宗和渊源研究等,起到了不可估量的积极作用。但是也经常出现一些不和谐音符,下面还原一下事情经过:
      2018年9月8日早晨,藁城董氏研究会秘书长董六顺应董绍华邀请,并经群主董洪武同意加入流坑董氏宗亲交流群。董树淞得知后,也申请加入流坑群,并且向群主要求把自己设立为管理员。群主同意后,董树淞进群后一言不发,滥用群管之权,将董六顺、董素臣、董绍华、董自新四位宗亲踢出。此卑劣行为,已引起公愤。董树淞为什么敢这样做?究其根源有如下三条:
      1、以功臣自居,高傲自大,藐视其他宗亲。十余年来,董树淞在藁城董氏研究方面,确实是做了一些工作。自此以功臣自居、高高在上,飘飘然不知所以然。
      2、以长辈自居,高高在上,以自己意志为标准指手划脚。藁城董氏辈份清晰,董树淞是胤字辈,在目前在世的十几代董姓族人中辈份里,算是比较大,因此也作为一种资本,直接插手开口分支的决策,以致开口分支矛盾加重、很难调和。
      3、以“明白人”自居,随心所欲地要绑架藁城董氏以董仲舒为祖。藁城董氏碑文、史料没有记载董仲舒的史据,始终以元史、元代碑文为准,坚持以史为真、存疑待考的立场。他认为藁城“明白人少,糊涂人多”,把不认董仲舒为先祖的统统列入“糊涂人”行列。
      雄县董氏文化研究会(雄县开口为主体)成立后,由于没有将其吸收为骨干且排除在外,董树淞心中不悦。为报个人怨恨,他在江西注册了董氏儒学研究院(赣州)有限公司,然而却在雄县召开儒学研究院(赣州)有限公司成立大会,其实是以开口家庙为基础,另立山头。他还借修续开口家谱之名,编写“族歌”、篡改藁城董氏‘立本堂’之堂号、在48字世系歌外另搞世系辈字等。
      为此,他排除异已、在有关董氏群里随意踢出不认董仲舒为祖的“糊涂人”。
      为此,他所在的董氏群,凡是有明确不认董仲舒为先祖的,他不是大骂、就是退出。
      为此,.........
      董六顺是藁城董氏研究会秘书长,多年以来为藁城董氏文化研究、家谱编写、《大元董氏文粹》出版、各个分支认祖归等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做出了很大贡献。为扩大和流坑董氏等南方董氏宗亲交流,增进友谊,相互学习和取长补短,加入了部分董氏宗亲群。但是料想不到的是,董六顺刚进流坑群,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董树淞恶意踢出,实在令人气愤,更令宗亲对其恶劣行为感到不解。
      踢人事件发生后,在董中舒后裔研究群里,董六顺向董树淞讨个说法:为什么?董树淞的回答是:“不用写我的名字。上梁不正下梁歪,开口上面是藁城”、“上面就没有几个明白人、下面的人就更糊涂”、“上面 下面 多数是糊涂虫”。(在理论过程中前后不足两个小时他就将此群给解散了)如此狂妄、如此嚣张,所幸他还知道开口是从藁城迁出去的。
      在此我们厉声质问董树淞,你是在挑战藁城董氏家人吗?!你的行为可谓是在别人家里点火,视主人于草介,属极其狂妄之徒。此次不论青红皂白、入群即将几个宗亲踢出群,实属狂妄之举。回顾你之前在部分董氏宗亲群骂人的卑劣行为,这次还算是有一点点文明之悔过。望你痛改前非,回头是岸;望各位董氏宗亲公论。
      
      附相关群聊截图三张:
      
  • □太原董有田:“小云南”应当在这里!(2017/6/26 21:55:49)
  • “小云南”应该在这里!
      太原董有田
      据笔者所知, 在山东明代迁民后裔中祖籍有“山西洪洞大槐树”、“小兴州”、“小云南”及青州益都诸说。而“小云南”是明初胶东军户迁民后裔公认的祖籍地。但“小云南”究竟在何处?这个问题始终困扰着这些移民后裔,成了民间寻根之谜。几百年来人们为此费尽心血,但始终无解。
      概括起来,人们对“小云南”在何处,有以下几种观点:
      一、云贵说;
      二、山东胶东军户聚集地说;
      三、山西北部“云中之南”说;
      四、山西洪洞大槐树说,五、山西运城小云南说;
      六、云南祥云说;
      七、安徽凤阳说;
      八、交趾国说等等,众说纷纭,不一而足。
      有田祖籍山东, 据族谱记载,家族应是明朝军户,至今还有先祖由“云南嘎嘎村”迁来的传说。为此,笔者在续修家谱时,查阅了大量资料,但读后一头雾水。只能是人云亦云,把问题交于后人去解决了。
      家谱已修完,问题尚未解决。几年来,笔者于闲暇之时,利用网络,细心扒梳史料、资料,同网友相互交流,力求解决此疑难。 苍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昨日下午,在网文《南宋使臣出使大理考》中查到了确凿的史料。破解了困扰本人多年的难题。现将有关史料抄录如下,与关心此事的网友共享:
      一、“大、小云南”一词,见于南宋.吴昌裔《论湖北蜀西具备疏》。
      〔此篇奏疏见(明)黄淮、杨士奇《历代名臣奏议论》卷339《御边》。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年影印本第4403页〕
      二、引文:“1236年,曾与邕州(今广西南宁)羁縻州一部首领岑邈向广西经略司申报蒙古军已破大、小云南谍报……”
      三、引文:“蒙古与南宋首次正面交锋之“丁亥之变的1227年,””蜀人吴昌裔以“闻敌(蒙古)有斡腹之谋,欲借路云南,图我南鄙(广西),当时说者,皆为迂”;其1236年7月任太常卿兼师事,“就列以来,便阅广西经略司据岑邈、谢济所申,以为敌(蒙古)已破大小云南”。
      四、引文:”端平末年,乌蒙都蛮王阿吕曾向四川泸州安抚司申报蒙古攻打邛部川,破散小云南,驻军大理境内。”
      五、引文“1256年3月,四川宣抚使李曾仙,回奏宋理宗言:〃如大理一路,则去年屡令俞兴、桑愈遣间体探,小云南以往,皆为鞑人降附地分,路不复通”。〔见宋李曾伯《可斋续稿后》卷3《回宸翰勉留奏》第565页〕
      六、引文:”邛部川之后,小云南抵达大理国都”。
      有田查阅资料后,发现邛部川在今之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北部越西、甘洛县一带,唐置邛部县,宋时其首领贡名马、土物,封邛都王,元宪宗时归附元廷。
      有田以为,大、小云南是自宋以降,固有的地名,明朝胶东军户历代口传的祖籍是真实可靠的,他不在山西、不在安徽,更不在胶东,它就在如今的四川越西、甘洛至云南大理之间的广阔地域。大小云南它是一个地域概念。
      至此,有田以为“小云南之谜”已经破解。诸君以为如何?
      

注册|登录|帮助|快捷
关于NETOR | 招聘信息 | 联系邮箱 | 策略联盟
Copyright (C)2000-2019 netor.net.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Netor网同纪念 客服电话:400-088-0131 微信:15011475923 微博:关注Netor纪念
沪ICP备17033281号 上海圣晏网络技术有限公司